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话禁区 > 第四四七章封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沉声道:“你们都先别动,等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我盘膝坐在了地上,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了一根针来。

    本来我身上不可能有针线这一类的东西,可是这根针却是狐妈非要让我带的。按照她的说法,衣服打开了口子好歹用针缝两下,总比露着肉强。我拗不过她才把那根针别进了背包里。没想到,现在竟然派上了用场。

    我一只手的拿着针线,一只手捏起了自己的眼皮,把针从眼皮上给扎了进去,拖动着粗线在我眼皮上快速穿行而过,那一瞬间我甚至能感觉到棉线贴着我的眼球在上下滑动,那虽然是我自己在缝自己的眼睛,可是棉线划过眼球时带来战栗却仍旧让人难以承受。

    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不住颤抖,我双手却在一刻不停的缝着自己的眼皮,直到一只眼皮完全缝紧,我才把棉线打了个节,举针往另外一只眼睛上扎了进去。

    我还在自己眼睛上穿动着针线,叶寻却已经沉不住气了:“王欢,你在干什么?你给我说话!”

    我强咬着牙关回答道:“我没事儿?再等一会儿就好了!”

    叶寻的声音陡然拔高道:“王欢,你是不是在弄自己的眼睛,你干什么呢?”

    “我没事儿!”我也怒吼道:“让你等一会儿,就等一会儿,哪来那么多废话?我告诉你没事就没事儿。”

    我的吼声没落,叶寻已经闪身出现在了我身边,伸手往我眼睛上摸了过来,他的指尖只是与我眼睛轻轻一触就停了下来:“你……你的眼睛瞎了?”

    叶寻并没碰到我眼珠,他碰到的只是挂在我眼眶上的血,他只是本能的认为我的眼睛已经瞎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听见叶寻的声音里带起了哭腔。

    我推掉了叶寻的手:“我没瞎,你别特么瞎说,都过来一个拽着一个的跟我走,千万别走丢了。”

    豆驴一路摸了过来:“欢子,让我看看你的眼睛,让我看看,说不定还有救!”

    “去你妈的,老子没瞎。”我顺着豆驴的声音把他给拽了过来:“我现在好的很。跟在我后面别动。你们都小心点,不管什么时候,千万别睁眼睛。”

    我用一只手提着蔑天弯着腰一路敲着地面,把另外一只手举在身前,慢慢的往刚才闸门开启的方向摸了过了,很快就摸到门框,等我的手从门框上摸下去时,手心却触碰到了一片绵软冰凉的东西。

    人脸!

    这两个字从我脑袋里闪过之后,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那片墙上肯定镶着一张人脸,活生生的人脸。

    如果,我没弄错,那人因该是跪在地上被封在了墙里,只留着一张脸露在外面,否则,他的脸也不会露在只有半人高的地方。

    叶寻的手正按在我的肩膀上,我的反应当然逃不过他的感知,我一个冷战过后,叶寻就开口道:“王欢,你怎么了?”

    “没事儿!我摸着点东西!”我不敢说自己摸着了一张人脸,更不敢说自己摸着的那张人脸跟叶寻一模一样。

    叶寻面孔,我实在太熟悉了,哪怕我不用眼睛去看,只用手去摸也能知道对方是谁,从我手掌在那张脸上划过,我就觉得那个人是叶寻。

    我赶紧在人脸摸了两下,越摸越觉得对方就是叶寻。

    叶寻站在我身后催促道:“你干什么呢?你摸着什么了?”

    “什么都没摸着,我在探路!”我说话之间已经把手顺着墙上人脸往下摸了过去,我记得叶寻胸口上有一道刀疤,他告诉我:那是他以前跟人动手时留下的。

    只要摸到那条疤痕,我就能确定那究竟是不是叶寻,谁知道,我的手掌刚刚向下一沉,就伸进了一幅热乎乎的腔子里——那人被开膛了,从胸口开始开膛了。

    我的手差点全部按进对方的腔子里,甚至还觉得对方的内脏跳了几下,我头上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

    叶寻却在这时再次开口道:“你到底摸着什么了,怎么还不往前走?”

    “没事儿!”我回答了一声再次往前走了过去,我沾着血的手掌仍旧在墙上慢慢滑行,我指尖上却清清楚楚碰到了一行字迹。

    你能确定身后是谁么?

    我的脑袋当中顿时“嗡”的一声,我没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手指就再次接触到另外的一行字迹:你闭上眼睛之后发生了什么?

    两个问题,就像是两声炸雷在我脑中轰然炸开,致命的疑问一旦升起就再也收不回去了。我的确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身后的人究竟是不是叶寻。

    未知的东西不能去想,越想就越是让人觉得害怕,就像是你知道有人拿着一把刀站在你的背后,就算他不去举刀,你也会觉得他正用刀锋对着你脖子。

    我忽然停了下来:“叶寻,我问你,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叶寻的手仍旧搭在我的肩上:“我死之前一定会告诉你。”

    “我信!”我说了两个字之后沉声道:“墙上留着字,说你们当中有死人,我不信墙上的字,你们最好也不要相信,继续跟我往前走。”

    我顺着石阶继续往前之间,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闷哼,接近着就是一声人体摔倒的声响。

    “谁怎么了?”我怒吼之间向着人体摔倒的方向扑了过去,等我伸手摸向对方,才发现倒在地上人竟然是豆驴。

    “我的腿!”豆驴只说了两个字就停了下来,我也顺手摸到了扎在了他腿上的尖刀,那把几乎贯穿了豆驴的大腿的尖刀不仅卡住了他的骨头,刀锋两侧还带着倒钩,只要稍稍一动就能割断豆驴的动脉,我就是相救也救不了他。

    我刚从身上抽出止血带,就听见叶寻拔出长刀往一个方向指了过去,那边站着的人应该是夏轻盈,我刚才听见她在往后倒退。

    叶寻没等我说话,就一刀往夏轻盈的身上猛削了过去,长刀劈落的风声刚动,利剑反击的啸声也随之而起,两人兵器在空中相撞的瞬间,我也随之怒吼道:“都给我住手!”

    叶寻第一个跳出了圈外:“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相信她?”

    我沉声道:“出手的不是夏轻盈。这个通道里肯定还有别人?”

    叶寻冷声道:“我怎么没感觉到还有别人?你不会是鬼迷心窍了吧?”

    “叶寻,你给我听好!”我当场暴怒:“你是我的兄弟,豆驴也是我的兄弟,我不会看着兄弟有事儿坐视不理,谁都不能伤我的兄弟,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出手的人肯定不是夏轻盈。”

    叶寻的声音猛然一沉:“不是夏轻盈还能是谁?你在我的前面,豆驴和夏轻盈各自搭着我的一只肩膀。她们离我还不到两尺,这么近的距离,我不可能听不见有人靠近。”

    我反问道:“那你感觉到夏轻盈出刀了么?”

    “没有!”叶寻道:“她的手没搭那么紧。”

    叶寻的意思很简单,他一直把手按在我的肩上,是因为我们太熟,他不会有所顾忌,我也不会有担心他忽然对我出手。

    但是,夏轻盈不一样,抛开男女之别不说。在背后搭人肩头是江湖人的大忌,不是生死兄弟,哪怕是勾肩搭背的动作都不能去做。一旦搭住你肩头的人在你颈椎的部位发力,你就算想跑都跑不掉。所以夏轻盈不会把手挨着叶寻太近,更不会用力,她出不出手叶寻感觉不到。

    从豆驴中刀的方向和位置上看,出手的那个人必定是夏轻盈无疑。

    我的确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夏轻盈的清白,或者说服叶寻。

    我和叶寻之间翻脸争吵,站下远处的夏轻盈却始终一言不发。

    夏轻盈的脾气又上来了。

    我跟她认识的时间不长,却知道她有一个毛病,就是别人怀疑她的时候,她从来都不去辩解。不管这种习惯好与不好,肯定是一种不屑,不屑辩解,甚至对误解她的人不屑一顾。

    叶寻见我不说话,立刻将刀指向夏轻盈。

    叶寻长刀带起的风声忽泛杀机,他的声音也跟着变得阴冷几分:“夏轻盈,你有什么话说?”

    夏轻盈冷声道:“我没什么想说的,你既然认为是我出手,那就当是我好了。”

    “够了!”我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怒意:“夏轻盈,我知道你不屑辩解,但是我也告诉你,现在不是该置气的时候。我们现在是一个整体,也是一个团队。不是有了误会就能拔刀地方。现在要是不在禁区,你们两个随便拿刀去砍,老子不管,但是现在不行。”

    我这边暴跳如雷,夏轻盈却幽幽叹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我确实没有什么证据向叶寻证明什么?”

    “你……”我的话到了嘴边却有强行咽了回去。

    夏轻盈的话可能没错,可她却给我出了一个要命的难题,我四个人组合会不会在瞬间瓦解,就看叶寻愿不愿意让步,可是以他的脾气真能向我让步么?

    我怕的是,叶寻一怒之下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