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话禁区 > 第五三零章为义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短短片刻之间,我就已经杀疯了心,也杀狂了魂。

    我身边一切都被狂暴怒卷的刀气震成了粉末,就连挂在探神手的叶寻首级也毁于一旦,夏轻盈她们也不敢向我靠近,生怕被卷进狂暴的刀光当中。

    夏轻盈站在远处拼命喊道:“王欢,别杀了,快走,探神手的援军要来了。”

    我明明听见了夏轻盈的呼喊,却在纵声长啸之间狂舞长刀,用刀声压过了她的喊声。

    渐渐的耳中只剩下蔑天舞动的风响,敌人的惨叫却在不断减弱,直到最后刀锋指向最后一人时,那人干脆扔掉武器转身逃向了远处。

    “死——”我手中刀光紧追着对方身形暴起三尺之间,那人却被迎面飞来的剑光戳穿了胸口,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

    远处,一个持剑而立的探神手极为厌恶的收回了长剑,面带不屑的看向地上尸体:“临战脱逃,死有余辜。这些清风都是什么货色,宗门怎么会吸纳他们?”

    直到这时我才看见,大批身着无名宗服饰的探神手从我们相反的方向集中到了地宫当中,手扶刀柄站在了远处,一动不动看着满地血腥的斗场。

    他们应该早就来了,至少是在我还没杀光刚才那些人时,他们就已经站在了附近。只不过,他们没有一个人出手相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同伴,变成了我的刀下亡魂。

    我带着满身血污看向秦白衣时,站在我身后苏子墨忽然开口道:“秦长老,我想问你,你们为什么不出手救人?”

    秦白衣没有说话,先前杀人的那个探神手却冷然开口道:“乌合之众要之何用?那些垃圾,早该被扔进垃圾堆里,他们的存在,只会侮辱探神手的威名。死了更好,他们都死光了,宗门才能兴盛。”

    苏子墨眼圈微红的看向秦白衣:“秦长老,我问的人是你!”

    “放肆!”那个探神手怒吼道:“你是什么身份,竟敢质问长老?”

    苏子墨倔强看向秦白衣时,后者淡淡说道:“他的话就是我的话,我不需要再重复什么?”

    秦白衣的态度早就表明了一切,她从来就没把清风给放在眼里。在她看来,被无名宗接纳的清风,除了能充当仆役,或者出去跑腿儿,探路之外,就只能称为拖累宗门的负担。

    我的眼角飞快扫向魑魅双骄之间,苏子萱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双眼当中也跟着泛起了丝丝杀意,她到现在才明白,秦白衣对她的所谓看重,只不过是处于某种无可告人心理,并不是她本身。

    苏子墨终于冷笑道:“说的好,看来,我脱出无名宗是我这辈子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那个探神手冷声道:“你这辈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如果说,苏子墨一开始对无名宗还抱有一丝希望的话,现在,她已经彻底死心了。

    苏子墨正要说话之间,秦白衣却冷言打断了对方道:“苏子墨把你那点小把戏收起来吧!你很清楚,我们的做法也很清楚,我们会说什么。你故意拖延时间,只不过是给王欢争取调息的机会。”

    秦白衣冷眼向我看来:“他的呼吸已经匀称了,你不用再多做什么无谓的口舌之争,退下吧!下面应该是我跟王欢之间对话。”

    秦白衣丝毫没把苏子墨看在眼里,对她只不过是在打发一个吵闹到让她不厌其烦的小孩儿,甚至连和气点的话都不想多说。

    秦白衣看向我道:“王欢,你疯够了,也狂够了。你杀的这些人我不再追究,你以前做得那些事,我也不去责难。现在收拾东西,离开这里。退出江湖,再不许探查秘境,走吧!”

    秦白衣由始至终都是高高在上,就像是在吩咐自己的仆人去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我仰头看向秦白衣:“请问您是……”

    秦白衣身边探神手顿时暴怒道:“瞎了你的狗眼,连大名鼎鼎白衣长老都不认识?”

    我理都没理对方,仍旧是面对着秦白衣道:“请问您是?”

    秦白衣脸色微沉道:“本座无名宗长老秦白衣。”

    我这才说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想说的是,你他么的算老几?”

    秦白衣骤然的变色之间,我忽然一枪打向了对方身前。秦白衣一方谁没想到我会在绝对劣势情况下忽然出手,秦白衣侧身向外躲避之间,站在他身后的部下应声倒地。

    “你找死!”刚才一直在叫嚣的那个探神手勃然大怒之下,飞身抢进,人在中途就准备拔剑出鞘,我的“生死凝眸”也在瞬间发动,我血光激闪的双目对上那人眸子的瞬间,对方一手握着剑柄站在了原地。

    我不等对方有所反应,蔑天刀光已经暴起之后乍然斩落,那人顿时被我一刀两半。

    我也在漫天飞舞血雨当中抽身而退:“那个谁谁谁……来杀我啊!老子等着看你无名宗绝学呢!”

    我是在故意刺激秦白衣,越是骄傲的人就越是珍惜脸皮,哪怕这里没人看见,秦白衣也未必会舍了那张老脸亲自下场跟我赌斗。

    赌对了,我自然有脱身的机会。

    赌错了,那就只能玩命了。

    本来已经挪出一步的秦白衣果然把脚收了回去,向身边手下厉声喝道:“给我拿下!”

    四个探神手同时向我奔来的瞬间,我也听见身后传出了一声手*雷拉环被人拽落的声音。

    手*雷拉环的声音不大,要不是我修炼过耳功,绝对听不到那些动静,真正能让人听见的是手*雷保险向外崩飞的声响。

    我心念一动之下大声笑道:“堂堂无名宗也尽是些没卵货色,四打一,老子奉陪。你们再想八打一,十六打一,老子也奉陪到底。”

    此时,站在我背后的魑魅双骄,在我笑声的掩护之下把双手倒背身后,右手悄悄放开了保险,左手不动声色把弹飞的保险接在了手里。两个人没经商量,动作却整齐如一,天衣无缝,站在他们对面的人根本看不见她们的动作,等到他们拿出手*雷已经是三秒之后了。

    秦白衣在我嘲笑声中脸色铁青:“给我退回来,跟他单打独斗,免得……”

    秦白衣的话没说完,四个向我扑过来的探神手三个人停住了脚步,剩下一人仍旧在快步冲刺。

    那人接近我眼前十米之间,魑魅双骄已经抛出了手*雷。

    延时三秒之后被抛出去的手*雷,不等落地就凌空炸开,被火光包裹的弹片,在探神手头顶四下横飞之间,人群顿时扑倒了一片。

    追着杀来的探神手下意识的一顿身形,我立刻扬手一枪贯穿了对方的眉心。

    那人尸体还没倒地,我已经向着人群中连开了四枪,我那四枪并没有事先选定目标,完全是为了杀人而开枪,对手能灭一个是一个。

    我四枪过后,秦白衣的人马全都反应了过来,而我也已经退到了黑白地宫的边缘:“姓秦的,老子今天跟你卯上了,老子不死,必灭你无名宗。”

    我在怒吼之间向黑白地宫连连后退,秦白衣也勃然大怒:“上,生擒王欢,其他人就地格杀。”

    探神原本已经举起的钢枪在秦白衣的命令之下又放了回去,全体拔刀向密室的方向狂涌而来。

    我却冷笑一声飞快的退向黑白地宫,我从踩向黑白方格的当口,就连续放出了念力,只是我没把念力化成刑天斩,仅仅是稍稍让人觉得我在用念力护体而已。

    我是在警告黑白方格之下的狐狸,我又回来了。同时,我也在试探对方是不是还有一战余力。

    我身上念力外涌的当口,我忽然感到脚下地面轻轻一颤,藏在地板下面狐狸似乎想要出手,却被我身上的念力给生生吓了回去。

    狐狸虽然也会偷袭,但是它不像毒蛇,没有绝对把握不会出手,它被我的刑天斩伤了一次,第二次就狠不起来了。

    我冷笑之间把念力完全收回,带着夏轻盈他们三个快步退向了黑白地宫的另外一侧。

    等到探神手追来,我已经站在了地宫门口:“秦老婆娘,老子现在站在这儿了,你敢追过来么?”

    秦白衣果然在地宫入口处迟疑了一下。

    我刚才出去跟探神手玩命的时候,就发现他们是从相反的方向而来,被我斩杀的那些探神手只不过是无名宗派出来探路的先头部队。

    秦白衣他们肯定没见过黑白地宫。

    停滞不前不是秦白衣胆小,换做任何人在神话禁区里,看见如此诡异的所在都会迟疑。

    我冷笑道:“秦老婆娘,你怎么不过来啊?你不是牛逼吗?你不是高高在上么?我一个不入流的探神手都敢随便进出的地方,你秦白衣怎么了?怂了?”

    秦白衣火冒三丈:“探路!”

    四个探神手一字排开往我们的方向快速逼近之间,我心里忍不住暗暗一沉。

    如果没有黑白地宫的阻挡,我们绝不是秦白衣的对手,她的队伍里高手太多,用不了多一会儿就能追上我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