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话禁区 > 第五二九章为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寻举弩站在台上似乎左右为难,又像是在考虑什么,一直没有说话。

    叶寻是想起了什么,还是想明白了什么?

    我的心里刚刚升起了一丝希望,叶寻就冷声道:“你跪下,跪下我就相信你!”

    我顿时愣住了:这还是叶寻么?是跟我生死与共的叶寻?

    铁情却哈哈大笑道:“说的好!王欢。你要真是叶寻的生死兄弟,那就跪下。为兄弟一跪,有什么不可?”

    “不行!”夏轻盈怒吼之间拔枪指向了叶寻。

    苏子萱也跟着喊道:“不能跪,太危险。”

    人在跪着,才是最难快速做出反应的姿势,甚至比躺着还要难以迅速反应。如果叶寻趁机发难,我唯一希望就是等着魑魅双骄出手救援。

    可是谁能保证,魑魅双骄的子弹次次都能拦住叶寻的弩箭。

    “给我住手!”我眼中含泪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是我和兄弟之间的事儿,谁也不要参与。”

    苏子墨压住了夏轻盈手,轻轻摇了摇头。

    夏轻盈咬着嘴唇站在了一边,我也放下马格南面对叶寻缓缓跪了下去。

    跪,分很多种。有感恩,有敬畏,也有屈辱或者救赎。

    我不是在救赎自己,更不是在救赎我和叶寻之间的情义。哪怕现在被叶寻射杀,我们之间情义还在。我这一跪,是为了唤醒,唤醒叶寻。

    我双膝触地的瞬间,无论是叶寻,还是铁情都在齐齐动容。

    可是叶寻的动容仅仅是坚持了几秒,等我仰头看向叶寻的当口,他已经扣动了弩箭的绷簧。

    弩箭的寒光在我眼前迸起的一刻,我人虽然还没中箭,心却像是被狠狠戳了一个窟窿。

    箭锋未至,泪水就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

    “低头——”

    我听见有人在喊“低头”,我却没有分辨出那是谁的声音,或许是出自本能,或许是下意识的反应,我在听见那声“低头”之后,就顺势低下了头去,双手撑着身躯跪伏在了地上。

    叶寻隔空射来的弩箭,紧贴着我头顶稍后的一点的位置急掠而去,箭锋一下划开了我头顶,成行的鲜血顺着我的两耳向下流落之间,我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滴滴落地。

    铁情哈哈大笑道:“再射一箭,再射一箭……王欢已经完了,再一箭就能结果了他。”

    叶寻更换弩箭的声音,从我对面响起时,我本能向要抬眼看一下叶寻,看一下我的兄弟。

    我的视线顺着地面向前滑动时,却看见石柱之下出现了一只狐狸,一只烟雾组成狐狸。

    石柱之下滚动的烟雾清清楚楚的构成了一只狐狸面孔。奸计得逞冷笑在狐狸脸上清晰浮动之间,我心中杀意骤然暴起,身形猛然向下一伏,双目怒视狐首,“刑天斩”的杀意从我眼中爆射而出。

    外人看不见“刑天斩”出手,可我就能清清楚楚的看见一柄由念力化成的巨斧,以开天辟地之势斩破长空,劈向下方狐首。

    烟雾化成的巨狐,刚刚浮现出惊骇神色,刑天斩便怒击而下,贯向对方眉心,前一刻还在放肆冷笑的巨狐瞬时间四分五裂,被我生生劈成漫天白雾。捆在我和叶寻脚上的雾气也在瞬间崩散。

    “你会……”站在下面的铁情刚说了两个字面上改口道:“叶无忧快跑!”

    叶寻几乎毫无犹豫从石柱上跳落了下去,可是叶寻却像是忘记了怎么使用轻功,整个人就像是一块儿石头顺着柱子落向的坑底。

    “叶寻!”我惊叫之下纵身而起,想要去接叶寻。

    人到半空的叶寻却猛力一脚踹向了身后的柱子,借着那一脚的反弹之力飞身而起,落向了铁情身边。

    我却顺着石柱边缘摔向了坑中,我在失去支撑之后,连续几次出手抓向石柱边缘,却没想到石柱四壁滑不留手,我指尖根本无从借力,只能顺着一路栽向了地底。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还没来落向地面,原先落进地下黑白方格就在某种力量托举之下,由下而上返回了原位,严严实实的封住了地面,我在一瞬之间栽倒在了地上。

    等我爬起身时,铁情已经带着叶寻跑到了大厅一侧的出口。

    我恨急之下拔出马格南,向铁情的背影连开了三枪,比我更快的就是夏轻盈她们三个发出的子弹,一瞬之后铁情连中数枪倒在了血泊当中,他身边的叶寻却连看都没看铁情一眼,撒腿跑出大厅消失了踪影。

    我连想都没想就起身往叶寻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夏轻盈几步冲到我背后急声喊道:“王欢,你等等,你没发现叶寻不对么?”

    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你说什么?”

    夏轻盈喘着气道:“你自己想想,一个人记忆可能消失,他的本能也会消失么?”

    我这才醒悟了过来,叶寻发射弩箭的手法极为娴熟,可他掉下石柱之后那一脚,却毫无内力可言,完全是依靠身体的爆发力把自己给推出了几米。

    习武之人一旦修出了内力,内功就会成为他们的本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发出内力。叶寻的内功呢?

    夏轻盈继续说道:“还有,人的记忆没了,难道性格也会改变么?”

    “对!”我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

    上天注定了一个人性格,哪怕终其一生都不会改变。

    叶寻哪怕没了记忆,也不会在我跪倒的时候放出冷箭,那不是叶寻的性格,除非我跟他有深仇大恨,可是我们之间的仇在哪儿,恨又在哪儿?

    夏轻盈再次问道:“更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叶寻既然把铁情当成了再生父母,那你两次开枪射杀了铁情,他怎么连看都不看一眼?”

    “或许,叶寻是因为知道铁情会再次复活,才没有理会铁情之死。可是你毕竟是‘杀了’铁情,叶寻会一点反应都没有么?”

    “你说对!”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即使铁情能死而复生,以叶寻的性格,他也应该转过身来告诉我:“我叶寻跟你不死不休”那才是叶寻应该有的反应。

    我迟疑道:“难道叶寻的性格也被人替换了,还是说……”

    我的脸色猛然一变。

    叶寻除了已经失去记忆之外,情况和铁情大致相同,那就是已经失去了一个武者的本能!

    一个武者哪怕已经记忆全失,内力全消,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也会做出本能反应。可是铁情几次被杀都毫无闪避,或者阻挡的动作,他的本能也完全丧失掉了?

    我正要开口的时候,苏子墨却接过了夏轻盈的话头道:“王欢,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苏子墨看见我没什么反应才继续说道:“我觉得叶寻身上的气味不对!他……”

    苏子墨想了一下才说道:“叶寻身上的气味很新。怎么说呢!气味还是叶寻的气味,但是他的气味却有点像是新生儿,也不对,总之他身上气味就像是……像是刚洗过澡。”

    人的身上的气味可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生改变,但是总有他专属的气味。

    苏子墨对气味十分敏感,她说叶寻刚洗过澡,就绝不会出错。

    叶寻的身上明明就是风尘仆仆,脸上,身上都沾着灰尘,怎么可能刚洗过澡?就算他想洗,也没时间,没有地方洗澡。

    我颤着声音道:“你是说叶寻,叶寻是死而复生么?”

    夏轻盈正色道:“那只是我的猜测,谁也没看见叶寻死亡。在没弄清真相之前,你先别慌。还有……”

    夏轻盈顿了一下:“以叶寻的性格,就算遇上了天大的危险,他也不会抛开陶??羽,包若涵独自逃生。陶??羽他们两个在什么地方?”

    我这才反应过来:“对!我们去找叶寻。”

    无论如何,我都得找到叶寻,只有找到他,才能找到真相。

    我再次向叶寻方向追踪而去时,却听见远处传来几声枪响,有人大声喊道:“把他脑袋剁下来,给雪妖狐送过去……”

    叶寻!

    我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脚下更快了几分,等我冲到枪声传来的位置上,却看见一个探神手把叶寻的人头给提在了手里,叶寻的无头尸身还躺在地上鲜血直流。

    “叶寻——”我狂怒之间拔枪向探神手打了过去,那个提着叶寻人头的人,被我一枪爆头。

    其他人还没等反应过来,我已经拔刀出鞘扑进了敌群,凛凛刀光瞬间爆发,怒啸而起刀气在人群当中纵横数米,前半段还在寒芒凛冽,后半段就已经变得血色殷红。

    探神手虽然在不断反击,他们的长刀却在形同疯狂刀锋之下接连崩飞,刀折之处,尸分两段,蔑天不停,飞血不断,我脚踩鲜血在人群来回冲杀,对身边事物看也不看,心中剩下的只有一个念头,杀,杀尽这些探神手,把他们统统碎尸万段。

    我明明听见有人在纵声长啸,却丝毫没去管对方是不是在召集同伴。

    他们召集同伴又能如何?

    谁来,我就杀谁,直到屠光了他们为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