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陆南溪简婴 > 第222章 无奈的决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殊对此感到十分愤怒,觉得舅舅的做法很不理智,但他也无可奈何,不能再伤害到别人,只能是选择用其他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你要怎么样才肯罢休,你说吧。”林殊无奈的说道,他也想心平气和的解决这个问题,可事实上就是这么难,没有让他这么如意。

    舅舅听到这个,兴致大开,能够有这样自由提出要求的机会,自然是不会让机会落空。

    “我要的很简单,我想你也能猜到是什么。”舅舅吊着胃口说道,觉得这样的话都不用自己开口,让对方去思考即可。

    “我没有时间陪你,你直接了当的说了吧,别拐弯抹角的。”林殊不耐烦的说道。

    “我们要的就是钱,你很清楚这一点,我要你们拿钱养我们一辈子,无论到几岁,过了多少年都要坚持做到,我相信你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不要跟我玩把戏,我可不想看到你突然耍赖,这种事情你还是留着跟别人做吧。”舅舅毫不留情的说道。

    “好,这个要求我答应你。”林殊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对方,别的不说,钱的问题对他来说是小事,根本不用操心这种事情,只是这个要求的话,那他没有什么需要犹豫的地方,完全有能力做到让对方满意,这就是他现在能做到的事情之一。

    用钱来收买人心是一种很常见的事情,林殊之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这种事情,知道钱这种东西是人人都想要拥有且不可或缺的,自然是可以理解对方张手要钱。

    “等等,你别急,我还没有说完,当然不会只是钱这么简单,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舅舅接着补充道,这次依然没有把话完全说清楚,留下给对方思考的空间。

    “那你还想要什么,直接说吧,我没有耐心。”林殊不耐烦的说道,早就猜到对方不会这样轻易就放过他,想到果然只是钱的话并不能完全收买对方,这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我还要你帮我们找出女儿的下落,我们需要女儿的陪伴,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你必须要答应,否则就换成由你来帮我们养老送终,知道吗?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舅舅用强硬的态度说道,甚至有些这是理所当然的语气。

    林殊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还是感到有些惊讶,不过这个要求对他来说不算太难,至少是可以去努力看看的,而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因此他没有理由拒绝。

    “可以,我同意找人,你们的要求就这么多了是吗?没有在跟我玩什么套路吧?”林殊疑问道,对他们还是不能完全信任,要是跟他玩什么把戏,只会给他添加麻烦,没有一点好处。

    “是的,只要你能把这些完成,我们就罢手,不再去插手这件事,放心吧,我不会骗你的,说到做到,别的事情不说,这件事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那就一定会得到你想要的,不过前提就是你要先给我们我们想要的。”舅舅坚决的说道。

    “行,那就这样决定吧,别的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会满足你们的,等着我的消息即可。”林殊淡定的说道,事已如此无可奈何,只好是努力去做到。

    陆氏集团董事会召开,大家都在讨论一件事,那就是陆南溪的职位问题。

    这件事不需要隐瞒什么,而且这次开会的主要内容也是讨论这件事。

    “大家很明白我们今天开会的目的,到底陆南溪要不要继续担任这个总裁的职位说说自己的意见吧。”高层发话道。

    “我觉得还是由她继续当吧,我不认为有人能够胜任这个职位,还不如就这样让她继续当下去也挺好的,你们看呢?”一个同事说道。

    “我赞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她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这个职位交给她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一个同事应和道。

    “对啊对啊,总裁这种职位不是谁都不能当的,我觉得现在她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工作上完全是值得认可的,不是吗?”另外一个同事赞同道。

    一部分人表达了对陆南溪的支持,这让陆南溪本人感觉很感动,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这个位置她当然是不想放弃的,现在能够得到这些支持对她来说充满了信心,很感激这些人能够看到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

    “不行,这怎么可以?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应该被撤掉职位,你们应该要认识到这些事情的重要性,要是再让她继续当下去,这个公司迟早会完的。”一个男同事看不下去,发出反对的声音。

    “对啊,既然犯错了,我觉得她就不应该继续担当这个职位,不能因为她是总裁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作为领导更应该有领导的风范。”紧接着又有一个人反对。

    “好,大家既然各有各的想法,那我们投票看看吧,我相信大家的眼光是雪亮的,一个人选不出来就一起选。”陆南溪表态道,了解到大家的这个状况,明白要用更明智的做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最终投票的结果,陆南溪以多票胜出,光是投票这一块就让那些反对的人无话可说。

    林殊看到这里,瞬间松了一口气,本来还以为陆南溪的地位会被威胁,现在看来还可以,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威胁,这样子他就不会因为陆南溪为他丢了最后的执念而感到自责。

    简婴依旧放不下陆南溪,不知道多少次了,依然不能完全忘记对方,更接受不了对方要结婚的事实。

    不过,即使他的内心有多少不甘心,也没有能告诉他该怎么做才能挽回陆南溪的心,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这样做。

    简婴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消除买醉,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公司的人看到他这个状态,开始表达自己的不满,觉得他这个领导者没有做到应该做的事情,这样消极还怎么带领底下的人走得更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