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穹顶之上 > 317.死铁直人的原因找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1991年9月6日,时间凌晨1:31分。

    刘世亨一路骂骂咧咧,小心谨慎地跑跑走走,行进在南去的路上。

    他已经走了快二十个小时了,前方情况不明,危险倍增。没有地图,他现在只能是每走一段,就拿出队内通话器尝试联系一下,没有结果,就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道有没有走偏……”

    “希望那些孩子老人藏着没事吧,等通知1777出来,正好让他们去救。然后老子自己,撒由那拉goodbye……”

    “珍惜生命,远离蔚蓝。”

    “劳简你个傻冒混账,队长怎么当的?你回头啊。来抓我啊,抓逃兵啊。”

    “韩青禹,王八蛋,滚出来啊!滚到小爷面前来……你再不来要出事了啊,青子。”

    “吴恤你能不能迷路,迷我这里来啊,唉。老子现在好慌啊。”

    饿、累、怕……刘世亨把这一切归结为一个词:倒霉。

    “明明,老子就是一个逃兵啊……结果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却突然遇到这一件又一件破事……偏还被我给想通了。我要是个傻冒多好?偏我不是。这次还不能缩起来,推给别人去做。”

    偌大的高原,月光浅淡的夜,世亨少爷一身草绿色隐蔽装扮,像是扛着不甘愿的重担,在孤独的行走。

    差不多时间,在昂拉仁错去往札达的路途中,一处不具名的草原。

    “来了!准备。”沈宜秀的声音喊道。

    一具失去双臂的黑甲大尖正在左摇右晃地奔跑着。

    锈妹抱着它的一条手臂,跑在它前面,在黑暗中,急速从地面一个黑漆漆的偌大洞口上方平稳掠过。

    “嗤……!”黑甲大尖在她身后及时刹车,停在洞前。

    这东西的视力似乎还不错。

    但是此时,韩青禹已经从侧边绕到了它身后,急速助跑后腾身一脚,“砰”,结结实实地蹬在黑甲大尖腰部重心点。

    身形巨大的大尖没有倒下,而是拱一下腰,身体平直地整体向前移动了数米。

    “kong嚓!”

    大尖的身体下坠,正好,全身陷入预先挖好的洞中,只留了脖子和头在外面。

    “砰!”早就在一旁等待的吴恤纵身鱼跃,双手将一块巨大的石头砸进洞里,将大尖暂时卡住。

    而后趴在地上双手一环,从后勒住大尖的脖子,死死抱住,不让它动。

    “上!”

    一阵土石飞溅后,灰尘遮蔽月光,黑甲大尖整个身体被土石埋了个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土石的重量按道理肯定是压不住大尖的,过往经验,它总是随意就能轰破巨石。

    但是现在的情况,它没有手了,连头都动不了,就一双脚在下面蹬着,却被上方的吴恤和锈妹死死按住,怎么都上不来。

    “怎么样?!”韩青禹挥手赶着眼前的灰尘问。

    “没,没自毁。”温继飞有些激动。

    “它力量越来越弱……不怎么动了。”锈妹趴在地上,按着土石。

    “好,吴恤,按住,让它一直空耗源能,我们看看最后怎么样。”

    “嗯。”

    这是韩青禹活捉大尖的又一次尝试。

    看起来,有一丝希望。

    漫天的灰尘渐渐落下来了,大尖的嘶嚎和刚才那番激烈地挣扎引来了凑巧在附近的小队。他们开着装置,拎着战刀,决然而焦急地冲锋而来,准备加入战斗,救援战友。

    却最终,在百米开外茫然站住。

    “这,这是在搞什么?!”其中一个小队的人困惑地问。

    “没听说吗?他们,就青少校那几个,烧烤大尖。”同样从昂拉仁错方向过来的另一小队队长踮脚伸长脖子看了会儿,“看起来,他们像是已经不满足于烤胳膊了。”

    “嗯,按着头呢。”他身边队员点头说。

    周边一阵无语。有人毛骨悚然,有人哭笑不得,有人起鸡皮疙瘩。这也太可怕了,对于多数普通小队而言,黑甲大尖依然是他们需要谨慎对待的怪兽,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现伤亡,而现在眼前的情况,已经有人开始把它们当成食物了。

    “可能很好吃。”

    “应该是大补。不然他们几个怎么都这么强呢?!”

    纷乱的议论声中。

    韩青禹听见声音,转头看见人,想了想,干脆招呼大家过来,笑着说:“正好最近有个发现跟大家讲一下。”

    长久以来,蔚蓝小队对大尖的攻击多数集中于脖子、胸口等要害部位,或者是腰部和膝盖这些可以限制它行动的部位。

    “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朗峰战役后的这一批跟以前不一样,但是这几天意外发现,它们的肩膀这里,就这个连接位置,其实相对比较脆弱,攻击这里……”

    韩青禹蹲在地上,指着坑里的大尖说:“如果可以,先卸它一条胳膊,对后续作战,避免伤亡,效果会很好。相对来说,它的躯干和头部,就比较难……”

    “咔!”

    韩青禹停止讲述,扭回头,无奈地看了看吴恤。

    现场所有人都看着吴恤。

    吴恤低头缓缓站起来……他的双手悬空,捧着大尖的头,很大的一颗头。

    抬头,眼神尴尬无措地站在那里,吴恤看了看大家,沉默几秒,说:“对不起。”

    大概是挣扎拉锯,拧了实在太久的缘故……他刚把大尖的头拧下来了。

    “散,散散……扔了,吴恤。”

    咔咔的碎裂声在土石下出现,温继飞突然喊起来,同时带人向远处跑去。

    大尖死亡后开始自毁,包括已经被吴恤掰下来离体的头颅,都跟着分解。在这一点上,似乎只有它们的胳膊是例外。

    很快,破片雨落尽,韩青禹也把金属块收了起来,他现在有29块了。

    “说起来,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怪事?”一旁,温继飞和那两个小队的人正抽烟聊天,说:“最近的大尖,好像很容易出现落单的情况,光我们就遇见了三次。”

    “我们也有,两次,打起来轻松不少。”

    “我们也有一次。跟白捡似的。”

    两个小队的人都说遇见过同样的情况。

    “这就奇怪了啊!这批,不会是走那什么没完成好的牵引阵的时候,脑袋被挤坏了吧?”

    温继飞打了个趣,大家都笑起来。

    大约聊了二十分钟后,三方分别。

    韩青禹送给两支小队各一条大尖胳膊,让他们去上交领功。

    “你们这是要往西南边去啊?”搜索范围一直就在这一带的小队,队长姓黄,在身后问了一句。

    “嗯,去札达,找我们1777。”韩青禹回头说。

    “怎么,1777去札达了吗?”

    “嗯,打听到是说去了。”

    “那怎么我们没遇见啊?我们小队一直都横向守在这呢。”黄队长想了会儿,笑着说:“那可能他们是晚上过的吧?错过了,可惜,不然还可以跟你们劳队叙叙旧。”

    他摆了摆手说:“见面记得帮我带声好啊。”

    “好,一定向我们劳队转达。”

    “下次见。”

    “黄队长再见。”

    韩青禹几个一样摆手,而后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糟。”等到四人的背影消失,黄队长身边一名队员猛地拍了下额头,说:“忘了问烧烤的事了。这东西怎么烤啊,黄队?咱也不会啊。”

    黄队长转身用大尖胳膊给了他一下,“吃你大爷吃!这东西交上去能立功的你没听到说啊?吃吃吃。”

    …………

    同日,上午11:20分。蔚蓝华系亚科研2所,语言科办公室。

    并不整齐的办公桌分列在各个角落。科长老张刚泡了一杯热茶坐下来慢悠悠品着,小李在工作间隙抬头,用笔头压了压桌面绿植的叶片,笔头划掉一道道灰尘,梁姐在打电话……

    辛摇翘低着头,神情专注,笔尖不停在纸页上移动着。桌面上,一页稿纸已经从顶端写到了最末,为破解大尖文明语言而编制的特殊字符密密麻麻。

    其实语言科的一切工作,到现在为止都是猜测向的。这里任何一个人都不敢说他们对自己的判断有十足的把握。

    一个很简单的质疑就能够将他们击倒如果大尖文明和蔚蓝一样,也有多种语言,甚至无数方言呢?!

    想想华系亚的方言种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所截获的很多音节,就必须都被重新过滤,重新挑选、分析。

    而且,确实有些词,真的很奇怪啊。比如全军大会时,韩青禹告诉辛摇翘的这个“炎朽”。

    这个词是第一次出现,而且它与过去蔚蓝积累的大部分字节、音节格格不入,仿佛根本不是同一个体系。

    辛摇翘一度怀疑它就是某种大尖文明的奇怪方言,譬如说是一句地域性的脏话。

    同时,既然青子认为这句话很可能是对他说的,为了谨慎起见,辛摇翘没有让同事参与破解。

    她沉进去了,从九月二号回来到现在,拢共睡眠不足六小时。跟桌面上一样的稿纸,她已经用掉了整整一本……才终于结合其他方面研究的前沿成果,找到一些迁移性的联系。

    “咔!”

    钢笔突然拍在桌面上的声音。

    “怎么了?翘翘?”梁姐转回头,担心地问道。

    “啊?没,没事。”辛摇翘两手不太自然地捂着页末,像小学生一样端坐着,抬头说:“就是有点困了,刚不小心瞌睡了一下。”

    “早说你不能这样熬了,就算情势越来越危急,你也不能这样拼啊。”梁姐语气有些责怪,看了看手表说:“正好,咱去食堂吃饭去,吃完你请假回家休息一下午。”

    说着,她站起来,示意辛摇翘跟她一起走。

    “啊?谢谢梁姐,可是我,我今天回家吃。梁姐你们先去吃吧。我缓一缓就回家。”

    辛摇翘坚持到同事们都离开,又等了一会儿,才缓缓把手从稿纸末端移开……那上面并没有一个明确完整的破解,只有几个方向性的猜测和判断:

    偏神话性质的用词。

    非大尖同类或自称。

    非人类?(不确定),但与过往出现过的,所有大尖对人类的称谓都不相同。

    所以,青子到底是什么啊?

    结合之前,喜朗峰战场的“大尖主舰指令收集”,其中似乎有一句“核心受到源能怪物直接袭击”……

    “当时在主舰内发布指令的,应该就是这具说话的小个子红肩吧?”

    所以,它一定程度上知道青子是什么,而又不明确?

    它的这种知道,从语境和逻辑上,类似我们的“听说”范畴。

    比如我们听说过龙和凤凰的存在,听说过黄帝和蚩尤,孙悟空和猪八戒……呸。

    “假定青子是一只……一头……一个非人类,非大尖,只存在于小个子红肩听说中的源能怪兽。”

    “简化,青子是某种有特定称谓的源能怪兽。”

    “简化,青子是兽……呸。”

    “但是,好像有点道理的啊,要不然,青子怎么对女孩子一直都是那样的态度……那么死铁直人呢?瘟鸡说他从没有对哪个女孩动过心。”

    “因为它”,辛摇翘在潜意识里用了它,“呸,因为他不会对非同类动心……就像老虎不会爱上老鼠。”

    “不是不是,这样类比太绝对了,太细化了。大概应该说成是,没遇到和他同一层面的存在……这样比较合适。”

    “那他会不会突然遇上一个女超级,就动心了啊?!那可不行啊,千万不要。”

    辛摇翘努力把基于个人情感的发散思维收回来,让推理回到“青子是兽”那一步。

    根据蔚蓝其他科研部门的研究,在这颗星球的历史上,有极大可能,是存在过大量源能的。

    那么,在人类出现之前,这些源能,被什么吞噬了呢?

    兽。

    那么,那些吞噬了大量源能的兽呢?它们哪去了?

    离开了?

    死亡了?

    辛摇翘把稿纸结论部分撕下来,放进资料毁灭器,碎成碎片,再烧掉。

    她可不想青子因为自己,因为一个完全没有可靠性的猜测,被弄去研究。

    世界上并不止青子一个天才,辛摇翘听说米特利有新人晋升顶级比青子还快,那么,他是不是也是一只兽呢?

    她想先去要一些资料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