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穹顶之上 > 402.后来的日子我一直在逃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渠宗严当然怕。他弟渠宗兴就是被这种枪一枪干死的,被一枪把心脏都给打穿了。他弟也是超级战力。

    因为没想到韩青禹手里也有枪,从背后出手的一击被直接逼退,渠宗严拼死闪避,好不容易藏到了另一边山侧,屏息贴紧厚实的山壁站立。

    与此同时,漫山遍野隐世家族的人,正不断汇集而来。

    韩青禹开始审视目前的情势,滴答一秒钟,审视完了。

    “又要跑路了。”

    “所以如果能脱身,我们又要开始逃亡了。跟之前一样,隐世家族的人会一直追在后面,但又因为渠宗严怕枪,始终不敢直接冲上来……嗯,就是如果折守朝有种的话,这次追杀的人会再多一些。”

    “没事,我们也多了一把枪。”

    “只是这次逃亡没有鱼了,吃完了,也来不及去抓……哦,差点忘了,这次我们有块腊肉。腊肉可以生吃吗?”

    后续还是一样逃亡的话,空枪韩青禹还是会放的,温继飞还需要故意打偏,他根本不用。普通子弹,温继飞那也已经补充了两袋。

    不过折守朝知道这枪其实没法连续那么用源能死铁子弹,这点比较麻烦。

    “刚才应该杀了他的。”

    就这么单手持着枪,向着渠宗严所在的方向平静地站着,韩青禹趁机努力调整身体状态,为一会儿的突围和奔逃做准备。

    另一边,受伤的罗切尔一直保持着沉默,陡然狰狞的目光里一抹杀机闪过。

    “The King的状态好像不太对。”他默默从破开的石缝里溜下来,落地无声向前匍匐了一小段,在韩青禹侧边不到二百米的灌木丛里,低头伏地,屏息不看只听,等待机会。

    等渠宗严正面再次出手尝试,罗切尔就会去偷袭杀人。

    “来人可是隐世家族的前辈,渠氏家主在吗?!”突然,躲在石头后面的折守朝朝上问了一句。

    渠宗严愣了愣:“嗯?”

    “折家送过拜帖,传过书信。我是折守朝。”

    “……哦。”似乎回忆了一下,渠宗严点头,显然他看过那份拜帖,但是没见过人。

    折家联络过隐世家族,联络过渠氏。

    在喜朗峰上大尖主舰被留下后,远航整体如今都已经归附,成为了蔚蓝的附属组织,也把他们所有的研究成果都拿出来共享了。

    为了源能动力太空飞船,远航组织内绝大部分人,对于加入蔚蓝都是真心实意的。尤其远航有一批科学家,他们很特殊,大概应该算作是“宇宙科学理想主义者”。

    对于这部分人而言,末日消亡与逃出生天这两件事,其实都不重要。只要能去太空深处亲眼看一看,去跨越人类科学目前探索的极限,他们就很高兴了,死了也无所谓了。

    这跟蔚蓝中的一部分理想主义科学家很像,那些人为蔚蓝服务,跟人类存亡无关,就只是因为对大尖文明好奇而已。要是大尖来了不是杀人而是抓人,他们中有人估计很愿意去。

    但是,每个组织都有各种各样不一样的人。在表面一致赞同选择归附蔚蓝的远航中,也依然存在着另一部分人,他们其实并不甘心就此失去独立的地位,或者有的野心本就不在飞船上。

    这批人的构成,来自包括少量核心科研人员在内的各个层面,不过他们的核心,在武力组织,在折家。

    因为蔚蓝势大,这批人只能暂时隐藏着自己,蛰伏在夹缝中寻找机会。

    他们联系上了隐世家族。折守朝这次之所以带这么多人,包括组织内全部高手来西南,真实意图就是为了去拜访渠氏。

    不过他在前期联络中并没有告诉过渠氏太多外面的信息。

    他们带着枪,其实是准备在谈不拢的情况下偷袭干掉渠宗兴用的,然后收服隐世家族这股力量,再找寻永生骨。

    折守朝现在还以为渠宗严是渠宗兴呢。他并不知道,渠宗兴已经死了,假的死了,真的也死了。

    所以,如果没有韩青禹等人先折腾这一出,他真去了渠氏,他现在很渴?已经死了。他还很嫩。

    “前辈可是超级战力?!”折守朝声音有些激动和期待问。

    渠宗严:“嗯。”

    真的是!这让折守朝整个人兴奋起来。

    “那前辈根本不必怕他们的枪啊!在你有准备的情况下,他们根本就打不中你,你的速度快过子弹了!而且就算打中了,那种子弹也绝不可能对超级战力造成致命伤害。”

    渠宗严的目光一下沉下来,抬眼看了折守朝一眼,暗忖:“这小子是他们的人!他想诓我去送死!”

    渠宗严能上这个当吗?!

    首先,他弟渠宗兴,不就被枪打死了吗?!其次,对面那个人之前一路上不时开枪,隐世家族这边也确实少了一些人。

    其实那些人中途开溜了。

    另一边,折守朝并没有察觉异样,继续激动说道:“而且那个枪,那个枪,他们现在两把……”

    “竟然有两把了!”渠宗严慌张一下。偷眼看去,果然,下方原先那人的手上还有一把。

    这不完了啊?!

    “两把加起来,最多也就剩四到五枪,枪就会炸!”折守朝说。

    “放屁,他一路上开了多少枪了?!”渠宗严想着。

    “除非用普通子弹。”折守朝随口又补了一句。

    “放……嗯?!”

    这一句,终于把渠宗严点醒了,他开始仔细回忆之前的整个过程,每个细节,很快发现事情确实很多疑点。

    “所以他真的不是在诓我去死?!”渠宗严一边想着,一边目光看去。

    “真的,前辈!这事我再清楚不过了。”为了让渠宗严出手,折守朝努力解释说:“韩青禹手上的那把枪,本来是我这边的。不信前辈你看他左肩,他左肩被打伤了,左手动不了。我的人在林子里开枪偷袭,可他还是避开了要害,前辈要躲,真的不在话下。而且源能防御充分的话,连大伤都不至于……”

    渠宗严看到了,不止看到了韩青禹肩头的伤,也看到了折守朝的伤,还看到了下方山谷里厮杀的残局。

    其他不说,首先他确定了一点:折守朝真的不是韩青禹那边的人,他们是敌人。

    这个基础建立后,再结合回忆的疑点做思考,逻辑就很顺畅了,渠宗严开始逐渐相信折守朝的话。

    这个过程,下方温继飞几个清楚听着,很焦急,但是什么都做不了。在这个位置距离,温继飞不可能打中一个超级,更不能开枪去浪费子弹,去证明折守朝说的话是真的。

    他们刚看到韩青禹左手摆到身后做的手势,他现在情况很差,他们只能等待韩青禹调整好状态。

    “总之前辈是超级战力,真的不必怕枪。”渠宗严一直不动,也不吭声,折守朝说得开始急了……他突然低头,掏出怀里的一块骨头。

    “前辈你看,这就是我折家信里说过,准备送给前辈的永生骨,这个前辈认得吧?!”

    他把永生骨高高举着。

    尽管情况很紧张,韩青禹还是不自觉偏头看了一眼。那是一块角状的骨头,和他之前见过的那七块都不一样,那七块本身倒是差不太多。

    下方朱家明也抬头看了一眼,随即眼睛瞪大,从瞳孔的反应显出来他情绪波动极大,但是努力忍住了。

    “颂!”

    令人意外的时间点,渠宗严突然杀出。

    他信了,信了大概一半,决定试一把,没开口直接出手,人腾在空中才让源能爆发,身形转折,划出一个Z字。

    “草!”不管怎么样,这一枪都必须开了。

    万一打中了呢?!能伤他也好。

    而最重要,是要阻住这次扑杀。

    身上四涡轮正在慢慢涌转上升,韩青禹没空多想,单手持枪快速将枪口向右甩去,同时扣下扳机。

    “砰!”

    罗切尔死了。

    侧边的灌木丛里,低头伏地,罗切尔中弹身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