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穹顶之上 > 426.神奇的秩序(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奥勇以为他在为难,因为穷,在这座陌生而残酷的城市,在生死之间为难和无助。

    韩青禹往外掏源能块的心疼劲儿不自觉出现在脸上,给奥勇的感觉,他们很可怜。

    “而且现在是夜里,我们真的要这样,眼睁睁看着老乡第一天来就直接横死在街头吗”

    如果不管他们,他们今晚出现在街头,几乎肯定会被袭击。奥勇纠结想了一会儿。

    在韩青禹开口之前,他主动从车顶滑了下去,一手挂着,一手敲了敲驾驶室的车窗,向里说

    “道风哥,你停一下车,我有事跟你商量。”

    卡车停下了,两人下车跑到一边讨论。

    把装置调到休眠预发状态,韩青禹一群人安静等了会儿,等到他们回来。钱道风坐回驾驶室,车子重新发动。

    奥勇跃回车顶上。

    “这样,我们俩也拿不出源能块帮你们垫旅馆费,只能你们先去我们那住几两天了。”

    其实这时候,奥勇和钱道风身上的源能装置也是在开启休眠状态。这样源能块的消耗会很慢,但是依然让兄弟俩无比心疼。

    车顶几人互相看了看,能省则省吧,而且这样应该更容易适应这里一些他们说“谢谢。”

    重卡向左,转过一个弯,向城市边缘开去。

    所以,他们住在城郊。

    从目前观察和了解的情况推理,韩青禹和温继飞感觉奥勇和钱道风大概混得并不是很好,所以他们的房子应该很差,很破落甚至很小才对,大概很难塞下这么多人

    他们接受的是这份善意,或者也可能是善意背后隐藏的恶。总之就当是触及这座城市的第一步吧。

    到地方下车,一群人集体愣住了一下。

    “这里啊”贺堂堂指着面前看起来很不错的三层小楼,语气有些夸张问道。

    “嗯。”奥勇点头,像是看透了贺堂堂的心理,笑一下主动说“其实这里并不缺房子。当你们看到一幢房子几天没有人进出,他的主人可能已经死在外面了,你们可以试着搬进去。或者人死在房子里,你们把尸体搬出去,擦一擦,就可以住下来了。”

    “对了,这里的每一间房子都是凶宅。每一间。”奥勇神色尽量严肃,又说了一句。

    贺堂堂“那就好办了啊,那我们明天出去”

    奥勇看着他,从内心来说,他也很希望面前这些人过了今晚能尽快搬走,免得被赖上,但是

    “其实没有这么简单的,我还没说完呢。”他说“在这里,如果有人看上了你们住的地方,要你们搬走,你们就得马上搬走不然可能会死。然后要是不小心住进有主的房子,很可能也会死。”

    韩青禹点头。

    一旁贺堂堂语气夸张“所以原来你们俩实力这么强啊”

    从逻辑上来说,他这样推理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他们一路看过来,钱道风和奥勇的这栋房子,就算放在整座不义之城,至少也是接近中等的层次。而他们只有两个人。

    “不算,我们”奥勇话说到一半。

    钱道风走过来,打断说“一般吧。”

    “一般”是一个很中性的词,可能代表真的一般,但是在华系亚的语境里,它更多时候代表谦虚。

    钱道风不动声色看了奥勇一眼,转过来说

    “我把房间简单弄了一下,你们住一楼。然后我们俩住三楼。水龙头和厕所都在屋里,夜里没事的话,记得不要出门,也不要到处走动。”

    这话里的意味其实已经很明显了,钱道风和奥勇收容了他们,但是不代表放弃警惕,他们在明确规则,保护自己。

    贺堂堂像是根本没注意,依然继续着自己的逻辑“那你们既然实力这么强,为什么”转头示意了一下那辆一路散发恶臭的垃圾车,贺堂堂说“为什么要做这个啊”

    他这样问话让他看起来突兀而鲁莽。只有自己人知道,他很多时候总是在装鲁莽。

    事实当奥勇和钱道风表现出来心存警惕,韩青禹一行人初来乍到,又何尝完全放心

    很多时候,当贺堂堂这样瞎问,温继飞就在作观察和判断。

    “清洁工吗”钱道风说着笑起来,这次笑容一点没有敷衍或勉强的成分说“其实这是很好的工作,也很难得到。”

    “嗯”

    “不义之城所有公共服务岗位上的人,比如水、电、清洁都受到保护。当然不是完全的保护,但是至少比一般人安全很多,没有人敢随意杀掉我们。那样一旦被查到,谋刺上帝会出面处理。”

    钱道风说完眼神直接,扫了一遍面前这些人。逐个对视。他在进一步警示他们。

    “哦,谋刺上帝是什么”韩青禹问。

    “杀手榜。”钱道风把自己拧回来,说“他们自己用英文叫做ki d,咱们华系亚人翻译得稍微委婉一些,叫它谋刺上帝。”

    韩青禹点头,“明白了,谢谢。”

    所以这座城市还是有秩序的,他们自己的,残酷之下特殊的秩序。钱道风和奥勇能住在这样一栋房子里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他们的公共服务身份。

    “好了,咱们别在这聊了,进屋吧。”

    钱道风说完带人进门,关门,反锁,系上一串铃铛。

    然后他简单说明了一下房间和厕所的位置,喊上奥勇上三楼,不再出现。

    行包和木匣就放在床边,装置就穿在身上,衣服里面。韩青禹几人来到不义之城的第一夜,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七个人每小时分出来两个轮流守夜,剩下的人休息调整状态。

    第二天他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他最近总是尽量多睡,寄望一觉醒来可以赶快蜕皮。

    奥勇和钱道风都上班不在家,只有温继飞他们在。

    “怎么样”韩青禹一边在水龙头下洗脸,一边问。

    “听小勇和道风的,没敢乱跑,就和吴恤出去在附近稍微打听了一下。”

    温继飞拿了贺堂堂的烟点上一根,坐下来说了他了解的一些情况。

    整体来说依然毫无头绪。

    隔一会儿,午饭时间,奥勇和钱道风回来了,带了饭菜。早饭除了韩青禹和锈妹没吃,也是他们出去买回来的。

    “这样的话,干脆回头把两块源能块当吃住的钱给他们好了。”想着有些心疼,但是计划还得再住几天,韩青禹做了决定,一边吃饭,一边问

    “对了,你们收入怎么样”

    原来他们还知道问啊奥勇和钱道风互相看看,都有些感动,说“钱不多,基本买不了什么。主要管吃住,吃很贵。”

    韩青禹“不发源能块吗”

    奥勇被哽住一下,我说吃很贵啊,很贵啊,你没听到吗缓了缓,他说“算发吧”

    这个话题算是问到点上了,奥勇一说就是十几分钟。

    韩青禹几个听完,顿时明白了很多原先不了解的东西。

    其中最重要的部分,自然是关于源能块的。原来不义之城之所以能够在源能世界里立足,或者说它会建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这一块,其实是人类历史上大尖飞船降落最频繁的一个区域。

    被放逐的人们在这里生活,战斗,死亡,或得到源能和死铁补给,变得强大。

    同时一层收割一层。

    “平时飞船下来,都是各大势力用抢的。然后每年,谋刺上帝会给我们这些公共服务人员,比如我们俩,划一艘梭形飞行器当作源能奖励。然后我们自己打不掉,就要出去找人帮忙打可能最后,能剩下两三块吧。”奥勇顿了顿,挺直胸膛说“当然,我们自己也上的。”

    贺堂堂张嘴,眼神经过韩青禹一下,闭嘴没出声。

    “原来是这样。”韩青禹也没多说话,低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