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穹顶之上 > 493.幽灵般的船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米四十多黑色的病孤枪在凌空飞射的同时,枪身震颤自鸣……吴恤没有回头看,借着丰塞卡一刀斩击的力道,直接向后腾身,探手接住长枪。

    身形还在空中,枪尾已经连磕两下。

    一下,将自己日常用的重剑磕给贺堂堂。再一下,将一把样子看起来普通的制式战刀原路磕回。

    这瞬间,丰塞卡的追击已至,由低处斜向空中的一刀,裹着巨大的声势,猎猎作响着正面劈来。

    “颂!”当空一声源能暴发,吴恤身体侧向后翻,同时单臂一枪递出,枪尖准确点中刀刃,随即他手腕轻微一撇,枪尖已然直刺丰塞卡咽喉。

    这时候,吴恤的身形,猛地跟着长枪前冲的态势,一下翻回,以此借力,在瞬息之间又连刺三枪,枪枪直指要害。

    原本一直占优的丰塞卡,一时间手忙脚乱,压力陡增。他这才发现,对面这个不吭声的华系亚年轻人用枪与用刀,战力完全是两个等级。

    “裂!”下一瞬,死铁在空气中的自我摆动,竟发出如同木头欲裂的声音。

    丰塞卡在双脚落地的第一时间抬头,头顶高处,吴恤整个身形展开,长枪上举,枪身在空气中自我弯曲,如棍子一般直直砸下来。

    “不自量力!”自知源能浑厚度占优,丰塞卡恼火之下没有再退,源能全力暴发,双手持握一刀反撩而上。

    “当嗡……”

    激烈的碰撞,使得金铁交击的声音在空气中震颤扩散。

    丰塞卡的双脚深陷入地面。

    同时吴恤的身形凌空倒飞出去。

    飞到最高点,在一片惊叫声中开始下落。

    但是其实不是落,也不是飞,是坠!吴恤如一块千万斤的铁,猛然从空中砸下来……

    “轰!”

    右手持枪直立,吴恤连人带枪一起砸下来,落地时枪尾顿地,脚下顿地……在巨大的压强下,落地几乎是一个单膝跪着的姿态。

    但是这一砸,让地面震颤。

    300人阵前方,原本正在围攻的数十道土黄色身影,应声四面倒飞出去。

    原本陷于苦战的青龙帮众人压力顿消,纷纷收回手中劈出一半的战刀,看向吴恤……

    吴恤低头咽下一口血,扶枪起身,看看阵中的温继飞三人,再看看他们,说:“谢谢。”

    就这一句,战阵前方早已浑身是血的黑牙、许十良等人全都愣住一下……半年多了,这是半年多来,阿蜥跟他们说的第一句话。

    “莫名有一种好荣幸的感觉。”他们在伤痛中肆意地笑起来。

    同一段时间内,锈妹早已经接住了属于她的两件武器,小号柱剑在到手的同时负到了背上,然后她再伸手,握住后续而来的骑士长剑。

    这把中世纪样式的骑士长剑来自肖恩,是大剑,剑身很长,剑柄也长,铁甲双手合握,攥紧时死铁摩擦一声“咯吱”,摆剑在身侧。

    “我们互砍吧,都不躲,看谁先死。”她突然用英语说。

    对面顶级愣了一下。

    而后叫骂着,挥刀砍来……

    铁甲对冲,

    “当!”

    她竟然真的没躲。

    锈妹知道自己有一副防御很强的铁甲,江愁说的,但是她在高手对决中,从未凭铁甲硬扛过武器,因为韩青青,瘟鸡飞,吴恤,堂堂,他们都不许,不让。

    可是,现在全场唯一占优的对决,可能打开突破口的对决,在她这里。

    她要速战速决。

    于是,铁甲硬扛了一刀……同时双手完成暴力横斩,接横斩。

    横斩,横斩,立劈,立劈,立劈……

    一步一刀,连斩十刀。

    最后一刀,锈妹将对面那名顶级直接轰杀四裂。

    现场第一例顶级击杀出现了,对手死于沈宜秀少尉剑下。

    “我早说了,我现在很强。”锈妹说。

    这看起来像是她在跟已死的对手解释,但是,其实是说给某几个人听的。毕竟史记都这么写了……

    说罢,铁甲转身,急切看向韩青禹那边。

    这个时间点,贺堂堂早也已经接住了自己的重剑,接剑的一瞬间,他把手中的死铁战刀抛向朱家明。

    这把刀是之前青子给他用的,用的是喜朗峰上大尖主舰的死铁,当时三把,除了青子自己,就他有。

    “活下来的话,以后归你了。”贺堂堂对小王爷喊话说。

    朱家明接刀说:“赖皮是狗。”

    温继飞自己接不了广场的哀歌,这种速度下爆射而来的死铁狙击枪,他自己去接,万一正好翻出个F,可能就死了。

    贺堂堂帮他接了,回身递出的同时,扯下枪袋。

    温继飞端枪,广场的哀歌暴露于所有人的视线中。

    “枪?!”

    “不会是传说中那种枪吧?!”

    只是脑海中的思绪在转而已,没有人来得及开口。

    因为,接抢的一瞬,温继飞已经合上弹夹,扣下扳机。

    子弹比说话快。

    那边,韩青禹刚杀出重围归来。

    现在他是双刀配置了,除此之外,人们猛然发现,原来他自己的手里,还留着一个长木匣子。

    “这个配置……”

    “真的是那个人?”

    “哗!”

    喧哗声的第一个音节还来不及出现时,子弹已经擦过韩青禹腰侧,打在他身后的一个黑影上。

    那道身影极有耐心,在沙土里静候韩青禹飞射过去,又冲杀回来跟队友会合。

    在大致掌握了韩青禹借柱剑移动的速度后,又等到他停步的一瞬间……

    才最终出手,从他身后破土斩来。

    温继飞看见时,黑色的刀尖甚至还没完全刺破沙土。

    那是一把全黑色的刀,人随刀而起。

    子弹准确打在了他身上。

    但是,那一刀依然强势斩出。

    这种情况就是顶级战力全力运转源能潮涌也不可能丝毫不受影响。

    所以,超级!

    超级也在地下。

    黑手西奥尔多!

    传闻中的超级大佬,其实从来都不是一个很要脸面的人,他也很有耐心,他只要赢。

    必杀的一刀。

    韩青禹什么都没看到,也没感觉到。这是超级的背身突袭,如果等他自己发现,或察觉,他已经死了。

    一片不及反应的目光中……

    “当!”

    挡住了,木盒在斩击中破碎,巨大的黑红色柱剑现出模样。

    黑红色吗?

    如果是蓝色星光闪耀的那种……有人想。

    而更多的人,继续瞠目结舌。

    因为这又是一次诡异到他们无法理解的突然移动。在肉眼看来,就如同是剑与人突然之间交换了位置,所以挡住了这一记斩杀。

    韩青禹险死还生,他提前做出判断的依据,不在身后,在对面……在温继飞的接抢一瞬间,手部的动作。

    他不及说话,已经准备击发。

    …………

    但是,尽管挡住了这一斩,危机并没有消除。

    西奥尔多身形完全暴露在地面的瞬间,握着黑刀的双手完全没有后摆动作,没有后摆的发力,“哧”,刀锋撇过柱剑,像划破纸页一样划破空气。

    “?H!”

    韩青禹暴退,但是刀尖依然划破了他的侧腹。

    还好,伤口不算深。

    不过西奥尔多的第三刀,正面劈杀,也已经衔接而至。

    第三刀,韩青禹终于有机会还手。

    柱剑到手的一瞬间,双手持握,他以一种很生气的状态,正面劈了回去。

    “轰!”

    正面的碰撞,暴乱的气流将地面轰出一个沙坑,韩青禹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出去,然后落向地面。

    “他的剑碎了……”有人说。

    “不是,好像只是碎了一层。”有人纠正。

    与超级的对轰超出了柱剑表层涂料的承受极限,黑红破碎,一片片剥离……蓝色的柱剑逐渐显露,星点光芒耀眼。

    “那把剑?!”

    “The King!”

    “青少校!”

    呼喊声中,韩青禹持剑站定,晃了晃,“噗!”胸前白衬衫片片血红。

    “那把剑比资料上写的更好,你也比我想象的还要强一点……The,青少校。”黑手西奥尔多微笑开口,最后三个字缓缓说出,证实所有猜想。

    人群无声。他们今晚受到的冲击实在有点太多了,不管是青龙帮阿敬的身份,他的队友们的表现,还是黑手突然的倾巢而出,超级西奥尔多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出手。

    但其实,还不止……

    因为与此同时。

    在他们后方远处,看似平静的海面,夜色与浓雾中,一支船队,正穿透浓雾无声而来。

    不,应该是两支船队才对。

    一支大约十余艘船,主舰巨大,从左侧而来。

    另一支“船队”则就一艘船,不大不小,从右方向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