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穹顶之上 > 559.爷爷的安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蛛网般的蓝光无规则交错在整座训练场的上方,极致的画面下。

    “多牛逼!咳,多重情重义的几个孩子啊,怎么就被逼到离开蔚蓝了呢?”杨武东仰头嘀咕,然后转头看了看李王强,“怪你们没把人看好啊。”

    被挤兑了,准确地说是指责。一向都是直接怼回去的李团长张嘴语塞,犹豫到最后,只得无奈低头苦笑了一下。

    那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方面军团长能看顾得着的层面,那可是初代星耀蔚蓝啊,是整个欧罗巴的英雄,穹顶榜上的并列第五……

    不过韩青禹要去砍他了,公告世界,要去砍他。

    想想真特么解气。

    “重情重义么?”邻桌科研二所宣传队的姑娘们听见了几个字,转回头互相看看。

    这似乎很难否认,但是聂小真坚持摇头,说:

    “得看具体对谁吧,要是对女孩子……你们知道吗?我以前有一次做梦,梦到和他亲嘴了……”

    桌面上顿时,“哗!”“咦~”一片激动。

    “别闹,别着急起哄,你们先听我说完。”聂小真说。

    “好的,亲嘴,然后呢?然后……”

    “然后,亲着亲着,他手不是正好在我背后嘛……就趁机偷偷打开我的装置金属匣,把源能块拿走了。”

    “……咯咯咯咯。”

    女孩们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得太没形象。

    另一边,今天的新郎官,1777的队长劳简,终于也把目光从训练场上方收了回来。

    站着沉默了几秒后,劳队长转身,从桌面上端了满满的一杯酒,缓缓洒在地上。

    这一杯酒,是给三年前死在喜朗峰周边高原上的兄弟们敬的。

    那年秋天,1777小队奉命深入高原,却被阿方斯的人设局困杀……决死突围的路上,小队战死7人,几乎全员重伤,伤重又失4人。

    后续,为讨还一个公道,队中天才将功铺路,于阵前斩杀将……自此亡命天涯。

    “兄弟们,今天你们的队长结婚办酒了,青子他们几个也都回来了……这不,砍人呢,砍的是阿方斯的人,跟砍瓜切菜一样。你们都看见了么?还满意吧?”

    “三年了。”

    三年后的今天,又是阿方斯,派人袭击1777队长的婚礼现场。

    不过故事到此,已经是另一番情况了。

    现场正在上演一场华丽至极的屠戮,和一场血色的婚礼。

    “等参加完这场婚礼,他们就去杀阿方斯。”

    …………

    结束了,最后精神崩溃的一部分敌人跑了,但是注定不可能逃出外围的包围,现场战斗声平静下来,酒席继续。

    不过宾客们很快发现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事:以副队长秦国文为首,1777的队友们一个接一个无声从桌面上消失。

    “他们这是去干嘛啊?”有人找到劳简这。

    “抢……打扫战场。”劳简小声说。

    “不用这么急吧?这吃席呢!”

    “用的。”劳简答话同时默默扭头,看了一眼韩青禹,心说有这个人在,怎么可能不急啊?!

    1777之所以会形成现在这种不要脸风格,还不是那时候遗留下来的?!

    “过分了啊,劳队。”韩青禹逮住了他的目光说道。

    “什么啊?什么事,就过分了?”劳队笑着装傻,指着手里的酒说:“真酒,这可不是白开水。”

    “……”韩青禹无奈一下,放弃了,说:“那就当是我们交的份子钱好了。”

    所以就不用交份子钱了。

    说完韩青禹和温继飞、贺堂堂几个一起入座。

    厨师长老方亲自给他们上了菜。

    吴恤端了一碗米饭,夹了冒尖的肉菜,独自走到训练场边,坐在一块矮石头上,就这样一边吃,一边陪着不忙玩,不时夹一块肉给它。

    没有人去打扰他。

    偶有几个不了解的端了酒想去找他喝一杯,也都被温继飞、贺堂堂或1777的老队友们挡下来了。

    就像他们都没去打扰锈妹一样。

    “咔哒。”

    铁甲收剑转身的时候,茫茫茫茫吓得一下蹦到了空中,像松鼠一样张开四肢和身体。

    不过落地后,它还是鼓了起勇气,仰头试探着靠近,直到确定了,让铁甲抱起它。

    “喵。”

    锈妹抱着猫站着,在铁甲下面轻声哽咽,看着对面那个怔怔站着的老人。

    “爷爷。”

    “诶,我家秀秀……好威风啊。”

    沈风廷也在开口的一瞬间哽咽。

    当爷爷的走过来,想要抱抱孙女,张手才发现好像已经抱不住了,最后只得伸手,在锈妹脸颊的死铁上轻轻触了触。

    “爷爷你怎么来了啊?我跟涂紫说太远了,让你不用来……其实我很想你来。”锈妹呜咽说道。

    “爷爷知道,爷爷也想你啊,日思夜想都是我家秀秀在外面过得好不好,有没有长大些,开心么……”

    “嗯,其实大部分时候都还挺开心的。”

    “是吧?”因为这一句话,沈风廷笑起来。

    他知道锈妹没撒谎,这可是他的亲孙女,随便一个动作,一个语气,他就能判断出来。

    铁甲点头,“嗯。”

    “那就好啊,来,咱过去坐。”

    老人牵了孙女的手,尽管没握住,带着她往一旁走,一边说:

    “对了,这几年在外面他们有没有欺负你啊?有的话你告诉爷爷,爷爷揍他们。”

    欺负么?锈妹转头看了看韩青禹、温继飞,想了想说:

    “有倒是有,不过说起来好像还是我欺负他们更多一点。”

    “是么?”沈风廷心想孙女明明是一个因为太懂事而容易拘束的人。

    “嗯,之前有一段时间啊,韩青虫和吴恤的战力……”

    “韩青虫?”

    “嗯,就是韩青禹,叫韩青什么都行的。有一段时间,他和吴恤的战力下降了,溪流锋锐就我最强,然后没事我就欺负他们,把韩青禹砸了砸去,把吴恤和瘟鸡、堂堂拎起来走……”

    “哈哈哈,那后来呢?”

    “后来……他们两个超级了,我还没。”锈妹郁闷一下说。

    “是啊,那他们有没有找你报仇啊?”

    “没,他们不敢。”锈妹说:“是堂堂教我的。”她整理了一下情绪,绘声绘色道:“呐,你打我,我真生气啊,我有可能会离家出走。”

    沈风廷愣了两秒,哈哈哈,放声大笑起来。

    他是真的开心,同时安心,听到这些比听到说韩青禹他们多细心照顾锈妹更加安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