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反派他靠撒娇上位 > 第304章 守国亦守你(3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是他一直都忘记问了,忘记问眼前的女孩是不是愿意忍受这一份委屈。

  男人坐在驾驶座上,车内的灯光昏暗,车外来来往往的车行驶的很,可车内却安静无比。

  席谌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沉默的看着渝木,漆黑的眸子冗沉着古寂的平和,可是之后席谌知道,湖面的平静永远都只是假象,甚至只要风轻轻地一吹,湖面便能够掀起涟漪,就更何况是一块在他心中宛如陨石般的小石头。

  他在等待着,煎熬的等待着女孩的开口,宛如死神对人临死前的审判一样。

  带着新生的期待,又带着未知的恐惧。

  渝木看着他,没说话。

  男人浓密的睫毛颤抖了一下,几乎是哑着开口,“木木,我求求你,你说话好不好?”他的语气低到了极致,极近卑微的乞求。

  等待实在是太痛苦了,宛如死寂一般的安静,只会让人的心底沉入了深渊。

  看着男人卑微悲恸的神情,渝木心中叹了口气。

  她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席谌会突然的如此不安,也不明白席谌心中在想些什么。

  席谌亦或者是另外一个他,都是渝木穷极所有都看不透的一个人。

  渝木轻抿着唇瓣,向来平淡的语气好似柔和了一些,她指尖轻抚着男人锋利的眉骨,缓缓说:“席谌……”

  男人的睫毛颤抖了一下。

  “你很好。”她说。

  柔和的语气,平静温润,这是席谌从未见过的渝木,席谌心中的不安并未得到一丝的安抚,反而增加了更多的失措和恐慌。

  他害怕,害怕女孩下一秒就会将他抛弃。

  席谌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格外恐惧女孩下一秒会弃他离去这个可能性。

  如果有一天渝木会弃他离开,席谌想,自己大概会疯了。

  男人颤抖的指尖抓住渝木的手,颤颤巍巍的,低声乞求:“别说了,别说了……木木,别说了,我不想听……我们不继续这个话题了好不好?”

  渝木蹙着眉间的低眸看着他,席谌的眼底已经一片猩红,向来缱绻深邃的眼尾早就染上了一抹微红,眼里染着氤氲的水雾,如此失措恐慌的表情是渝木认识席谌这段时间来从未在他身上见过的。

  毕竟很难想象,一个硬汉在你面前红着眼睛,哭的可怜兮兮求你不要离开的情景实在是太奇怪了。

  渝木轻抿着唇瓣,忍着心底的一丝不受控制的情绪,她指尖擦着席谌的眼尾,“你好好听我说完,说完了我就不说了。”

  “木木……”男人委屈的瓮声瓮气低喃了一句。

  渝木轻叹,“席谌,我这个人对感情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擅长,但是至始至终我只知道一点,我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你。如果说,除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之外,我能选择一个人陪我了去这无味的一生,我的选择只会是你。”

  “在我眼中我的阻碍从来不会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工作职务,我只会担心我可能太过无趣,你会不想和我在一起。”

  渝木低垂着长睫,浅色的茶眸闪动了一下,她轻叹着:“或许到了那个时候,我可能连挽回都做不到。”

  “我的嘴太笨,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我的心也太木,可能无法明白你在想些什么。”

  “我是一个满身缺点的,你那么好,如果你不要我,我可能”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低着头颤抖的吻住了她的唇,将她后面所有的话都尽数的吞入了肚中。

  他紧紧的抱着渝木,恨不得此刻将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永远都不分开。

  宛如发了疯似的撕咬亲吻,可这一切都无法平息两人心中此刻的情绪。

  窗外车流不息的车子似乎停下来,变得缓慢了许多,一起都仿佛安静了下来一样,风吹过的时候,也都温柔了下来。

  席谌暗着眸子,垂着头,心疼而又温柔的碰了碰女孩的唇角。

  她那个地方有些破皮了,可能是席谌一时激动没把控好力度的原因。

  “木木,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好不好?”他额头抵着渝木的肩膀,鼻尖萦绕着渝木颈侧的幽香,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来的让人安心。

  渝木颔首,语气平淡:“嗯。”

  男人靠在颈侧的时候弯了一下唇角,无声的亲了亲女孩的颈窝。

  回去的时候,席谌带着渝木超市买了些菜和零食回去,渝木其实吃了晚饭,但席谌没吃,他又不愿意去外面吃,所以只好回家去做了。

  买完菜后回去的路上,渝木皱着眉头满是嫌弃的问席谌:“你不是京都人吗?”

  席谌开着,眼睛看着前面的点头回答:“嗯,怎么了?”

  “那你京都应该有房啊。”渝木奇怪的看着他,“干嘛要去我家?”

  闻言,席谌幽幽的转过头来看着渝木,漆黑的眸子满是委屈的看着渝木,“木木刚刚才说完不和我分开,现在又嫌弃我,开始赶我走了吗?”

  渝木:“……”

  她默默的移开视线,一副头疼但是又不能说的样子。

  见着渝木无奈的转过头,席谌偷偷地勾着唇角笑了一下,眉间笑意得意的很。

  回到家后,渝木躺到沙发上懒懒的休息着,席谌则是脱了外套去厨房做饭了。

  席谌突然走出来,道:“木木,过来搭把手。”

  渝木懒懒的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眼走到沙发旁边的席谌,她看清楚了席谌手里拿着的围裙,皱了一下眉,然后坐起来。

  渝木上下看了一眼,“你干嘛?”

  席谌将手中的围裙给渝木看,“围裙,帮我系上。”

  “好吧。”

  渝木慢吞吞的起身,从席谌的手上接过那条围裙。

  她从后面帮席谌系上绳子,系的挺快的,也不麻烦。

  她系好后,又躺回到沙发上了,同时打开了电视,对席谌道:“系好了,你走吧。”

  席谌摸了一下后面的绳子,确定系好了,然后就转身离开客厅去厨房了。

  渝木看着他离开了,才回头瞥了一眼席谌的背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