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扶贫公主 > 第 529 章 第五百二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柱间只是想找个借口,没想会从弟弟口中得这样的回答。

  怎么这就……结束啦?之前不还天天在忙呢?以他弟弟的了解,如果没有意,不一个‘满意’的程度,他是绝不可半途而废的。

  提这个,本土扉间也烦。

  他哪儿想得会有这种意?

  他精心准备了那么多课题想让他们去实验,结果在这关键的时刻却掉了链子。不管是他,辛辛苦苦维持幻术的宇智波泉奈也一样不高兴。

  可没办法,他们试了很多办法都解决不了,只暂且告一段落,让他们去好好休息。

  本土柱间看弟弟表情古怪,不由好奇的追问了一句:“底怎么了?”

  “……他们进不去幻术了。”

  扉间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当然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就是了。

  “进不去幻术了?泉奈的写轮眼出问题了?”

  本土柱间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毕竟那可是宇智波的写轮眼,泉奈拥有的还是写轮眼里最厉害的万花筒。就算是自己都不小觑的存在。怎么连个幻术世界都维持不住呢?

  怎么想都奇怪啊。

  “宇智波泉奈肯定自己的写轮眼没有问题,所以才来找宇智波斑。”

  扉间看向窗内,听静的斑早已站身。听扉间的话他走了出来。

  “泉奈没事吧?”

  扉间:“……”

  在是关心弟弟的时候么,他有什么事?怎么想都是那几人身上的问题比较吧。

  “他说自己没问题,所以才来找,想让同样拥有万花筒写轮眼去试试看问题底在哪里。”若是连宇智波斑都不,那就就只会是那四人的问题了。

  听完扉间的话,斑话不说抬腿往走。

  “去看看情况。”

  “还在琢磨让几个忍村的年轻人一联合演习呢,突然就啪的被弹出来了。”

  千手柱间正一边比划一边说自己最后的感受。

  “就那么一瞬间,眼前一花就回实世界了。”

  “有人结印解除了幻术?”

  “怎么可,谁会在关键时候解除幻术?”

  他们又不傻,难得有这么个无限试错的机会,当然要充分利用最后一刻啊。就算这个世界的人不说,他们也会严格要求自己尽可多的完成设想。

  扉间去叫人了,另几人则是跟负责维持的本土泉奈讨可『性』。

  然而无他们怎么讨或者怎么实验,甚至还临时请了留在这里的其他人帮忙一实验,得出的结都是‘没有问题,只是他们进不去幻术世界了’。

  “总不是们测试次数太多,结果导致幻术世界出了问题崩塌了吧。”

  千手柱间嘀嘀咕咕,并且越想越觉得有可。

  幻术虽然可以很真实,但它毕竟不是真实的世界,还是有很多限制的,比如当人意识有问题的时候,就察觉是幻术从而可以结印解除,又或者是制造幻术的人难以继续而使得幻术无法继续维持……

  幻术世界的事情他们本来就知道,也没有谁结印解除。而宇智波泉奈也不像是力量不继无法维持的样子。

  那就只说是因为他们犯错的次数太多,破坏了幻术的稳定『性』,一步错步步错,最终累积一出了这个问题。倒也不奇怪,毕竟他们仗是幻术世界,实搞了不少作。

  若真是这样,那他们再回去幻术世界的机会确实不了。

  只看另一位万花筒写轮眼的拥有者那里还有没有补救的机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斑,没想写轮眼的幻术还可以这样使用啊。”千手柱间拍腿感慨道,“早知道可以这样,咱们做事或者训练的时候都可以先用幻术演练一遍嘛。”

  他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忍不住跟几人分享自己的心得。

  “哪怕不像这里这样弄得这么真实合逻辑,但只要创造出合适的环境用来测试就够了啊。尤其那些危险的术,们可以在幻术里测试几次,还有孩子们的训练也可以先用幻术来接触,这样一来也会更安全……”

  宇智波斑听不下去了,他承认这确实是个可『性』,但是……宇智波的写轮眼是这么用的么?他把写轮眼当成什么了?

  “还有有没有考虑过,幻术始终是虚假的,要是有人把在幻术里养成的坏习惯带出来了该怎么办?时候只会死得更快!”

  训练就应该真枪实弹的来,只有感疼了才记住错误下次不犯。真在战场上犯了错,那是会死人的。

  怎么儿戏?

  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来。

  “咦?斑也觉得幻术世界里的东西都是虚假的,不取代实啊。”

  阿缘才一靠近就听了另一个世界宇智波斑的呵斥,她惊讶的眨了眨眼。

  这个时候的斑不是应该再琢磨那个什么……什么让人在幻术世界实幸福的术么?她记得好像是叫什么‘月读’来?

  听她的话,宇智波斑猛然回来。脸『色』也因此变得难看来。

  他该怎么说?

  要是承认幻术是虚假的不取代实,那不就代表他自己都在否定‘无限月读’的存在意义了么?但要说否定……

  明明先前先说出‘幻术是虚假’的也是他自己,让他否定自己说的话,这种事他也做不出来。他只张张嘴,然后沉脸继续保持沉默。

  宇智波泉奈见哥哥这怪异的表是想问原因,但作为一个体贴的弟弟,他也看得出哥哥此时此刻并不想说的表。因此他并没有立刻开口。

  ……私下再问问吧。

  如果哥哥愿意说他就听,反之就算了。

  这毕竟是另一个世界里,经历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的哥哥。若是可会令方的伤心难过处,那他宁可不知道。

  就在这时,被扉间叫来的斑和不请自来的本土柱间也了场。

  “斑!”

  还没等泉奈开口,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千手柱间就迫不及待的招呼道。

  “快用写轮眼试试不把们在送去幻术世界里。”

  斑挑眉:“都试过了?”

  这次泉奈终找说话的机会了。

  “都试过了。”他皱眉,显然也这件事而感气闷。先前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了问题。明明找了别人测试,他的幻术也没有任何问题。

  听弟弟的话,斑这才点了点头,并且亮出了自己的写轮眼。

  “那来试试。”

  “不用了。”

  女声几乎跟他同时响。

  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说话的少女。被这么多人注视,少女却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

  “您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次换千手扉间第一个开口了。

  “嗯……多少。”她看前四个异世界的来客,一时之间竟有些恍惚。

  不知不觉中他们也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上次像这样子,还是另一个柱间来的时候了。啊啊,她上次都忘了向柱间先生道谢来。

  他帮了那么多忙,自己却还要委屈他带具,不以真目示人……虽然后来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吧。

  但自己始终是欠了他一句‘多谢’。

  其他人看觉得一切正常,但在阿缘来看,这四位异世界来客的身型却像是隔了水雾一样模糊。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们概是要回去了。”

  !!!

  “咦咦咦!???”

  这个重磅炸弹一出,忍界最出众的几人竟被砸的说不出话来。甚至有一瞬间脑一片空白失去了反应力。

  回、回去?

  虽然一直没想过要留下来,但当事情真的发生了的时候,几人还是懵了。

  这、这就回去了?

  这么快?

  他们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

  因为太过震惊,他们完全没感觉喜悦的情绪。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舍。

  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

  虽然是初来乍,虽然才待了没多久,但不知不觉中,他们在这个世界里也有了那么多要在意的事情。

  尽管万分惊讶,他们却没有一人怀疑这位姬君的话。毕竟她从来没有做过无的放矢的事情。既然她这样说,那这次就确实了他们该离开的时候了吧。

  话说回来,虽说这次旅并非他们的本意,但一路走在,他们却无比感激这无法解释的奇妙旅程。这次旅程,他们收获了太多。

  多足以让他们试开始改变自己的世界。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还是千手柱间,他有些怅然又有些失落的『摸』了『摸』后脑勺:“这样啊,原来们要走了啊。”

  “这、这就要走了?”

  本土柱间震惊的同时还有点急了。

  “准备好的种子还没带来,还有之前扉间给的那个什么习题集。”

  他还有好多想给另一个自己的东西呢。都是他筛选过派上用场的。

  改良过在沙地种的种子可以当做跟风之国谈判的时候的底牌。习题之类的可以让他再处理和其他村子之间的问题时提前思考各种可『性』。

  “没事儿,以及在这里学了足够多的东西了。”

  千手柱间是很看得开。

  “要是再贪婪下去,天都要看不下去了吧。”

  柱间还是有些纠结,那可是他特地给自己准备的,想另一个自己概也会用才特地整理了两份呢。“那、那些数学公式的小册子……”

  “这个还是算了吧。”千手柱间一点不觉得说出自己的不擅长的东西有什么不,“毕竟从以前开始,就数字这些东西不在嘛。”

  也就是这个时候,人们才突然有了要离开的真实感。而且不仅是精上的感觉,就连身体上,也觉得‘变轻了’。

  就好像自己被什么托了一下似的。

  “没什么要说的。”

  看另一个自己,本土扉间摇了摇头。

  “该说的早就已经在幻术世界里表达出来了,剩下的就靠自己了。”

  “明白的。”

  两个扉间都十分清楚自己并不是会被临别赠言改变的人,所以干脆不去搞什么临别赠言了。想说的想做的,都已经在幻术世界里表达过了。

  那些考核,说是考验,但同时也是他们之间的交流。每一次考核都是他们的一次话,他们用自己的理解去出题去解答。

  这就够了。

  宇智波泉奈是有想说的。他还想道谢,不仅是姬君,也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或许他们之间的相处说不上愉快,中间还了不少冲突。但方却没有一次真的为难自己,最后还特地为他们准备了这样的精细的幻术世界,让他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改变,寻找新规则下的应方法。

  只这一点,他都应该道谢。

  只是他还太年轻,几次都没张开口。最后只快速的亮了一下写轮眼看了一眼方,接立刻收了回去。

  至他们在幻术世界里说了什么……那就是只属两人的秘密了。

  最后就只剩下两个宇智波斑了。

  他们从头尾都是最沉默的那个,事实上从一开始,两人就都没准备跟方有多亲密。甚至做好了手的准备。

  远道而来的宇智波斑认为这里的斑甘愿生而活在虚假的和平里十分愚蠢,而生活在这里的斑却认为另的自己已经走上一条错误偏激的路,无法改变。

  他们都无法容忍方继续以这种状态走下去。这种半吊子的,错误的方向,是高傲的宇智波斑无法容忍的。

  在的两人虽然都些许改变了看法,但彼此的敌意却并没有因此减少。只要有必要,他们恐怕仍然是第一个厮杀来的。

  宇智波斑看这个世界的自己,情有几分恍惚。

  过去他从不觉得自己会羡慕什么人。毕竟他可是宇智波斑,永远只有别人憧憬、嫉妒自己的分。

  但在看前的少女,还有那个眉眼舒展,一看就十分幸福的自己。他第一次隐隐产生了或许可以称为‘嫉妒’的情绪。

  要是遇她的不是这里的宇智波斑,而是自己的话……

  斑当然注意另一个自己的变,他几乎是立刻向前走了半步,阻隔了方的视线。

  他多少猜方在想什么。但不管他猜得不,他都会斩钉截铁的开口:

  “那是不可的。”

  宇智波斑听了倒也没生气,反而仰了仰头,有几分傲慢的开口:

  “这种事谁知道呢。”

  真要有机会的话,那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斑冷笑一声:“呵。”

  就算再来一百次,没可就是没可,别想了。

  明明应该是温情而伤感的离别场,却因为两个宇智波斑之间的官司而变的僵硬了来。

  两个千手柱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劝——他甚至不明白为何同样是自己,两个斑却格的不盘。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间里,穿越而来的四人身上终产生了变。

  他们的身型开始变得模糊,一开始只是边缘,很快就整个人都逐渐透明来。

  “姬君!多谢您的照顾!”

  千手柱间抓紧时间开口。

  “那个、麻烦您帮向实践基地还是实验基地的人转达一下歉意,搞坏了那里真不,还有弄没了数据害的那孩子不结业的事情……的礼里还有一包改良过的种子,虽然还只是半成品,但也请当做赔礼送收下吧。”

  他说话的时候1还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

  见他的作,其他三人也跟鞠躬了一礼。

  向这个世界的自己,更是向那位不厌其烦给他们机会的姬君。

  太多的感谢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希望这一礼,可以多少传达一些。哪怕只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也好。

  接,他们见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他们看那位姬君浮在半空中,身上变穿上了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华美羽衣。羽衣是那样精美庄严,让那位总是睿智温和的少女姬君,看来就像是来自天很好上的天之姬。

  不,应该说是跟天上地下都没有关系,正是因为是她,才配的上这样的天之羽衣吧。

  “来送们一程,希望们在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好好地回去自己的世界了。”

  少女抬手臂,缠绕在她手臂上的飘带就向前飘去,在四人身边飘过,留下星星点点的星光。

  “啊,还有一份小礼物,也请一并查收了吧。”

  阿缘话音才落,就有四个小小的光球从飘带上飘出,落入了四人的额头。

  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主要还是她了解的有关那个黑漆漆的事情。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每个世界都有的,但考虑自己都曾经在他手上吃了亏,还是给他们提个醒吧。除了常规版之,给两个宇智波的光球里还额加了一段另一个世界里,黑绝突然喊她当妈的彩蛋。

  虽然直在她都不知道黑绝底把自己跟谁弄混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再见,一路顺风。”

  “要再自己的世界创造出和平幸福的世界啊!”

  最后落入耳中的,是柱间的嗓门。

  真是,很烦……却感觉真诚的祝福。

  四人的身型很快就在光芒中消失,就好像他们不曾出。

  虽说确实有很多不愉快,也产生过不少危险的想法。但当他们真的离开时,几人的心情还是十分复杂的。

  “结果最后,还是没明白他们是怎么来的啊。”

  白发红眸的青年喃喃道。

  他本来还想等回去之后,拉另一个自己去彻底钻研这个未解之谜的。

  万万没想告别来的如此突然,比想象中还要早得多。

  “也还想和另的自己、还有斑好好聊聊呢。”

  听说他们之前在幻术世界里开了个酒会。真好啊,他也想这样。

  “就会还是算了吧。”

  宇智波泉奈一点没给他留子,冷哼了一声。

  “谁知道柱间人喝完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来。”

  扉间立刻不乐意了:“什么叫不知道哥喝完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来?们两个宇智波才要担心喝不过怎么办吧。”

  这两个宇智波怎么就不好好说点人话?

  丢下了另一个自己的负担,宇智波泉奈也活泼了来,他没有一秒犹豫的了上去:“们会喝不过?开什么玩笑。”

  宇智波斑眨了眨眼,收回了看向前方的视线,转而看向半空中的少女,她伸出手。

  “……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阿缘眨了眨眼,抬手搭上宇智波斑伸过来的手。

  “如果没猜错的话……概是某个人最后的执念的原因吧。”

  是赎罪亦或者是不甘,亦或者是两者都有。

  以这细微的‘缘’作为锚点做出这种事的,概也就只有那个注视这个世界,却也只是注视这个世界的家伙了吧。

  两只手握在了一,少女随他的力道重新落在了地上。

  “既然结束了,那们也回去吧。”少女说话,身上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华美羽衣也随她的下落而逐渐消失,最终作星屑散开。“辉夜城的工作恐怕都要堆积如山了吧。”

  虽然紧急的工作会汇集这里来,但日常工作堆积来也是不容小觑的分量。

  阿缘重新站在地上。没有了那件标志『性』的天之羽衣的她同普通女孩没什么区别。既没有会让人屏住呼吸的美丽,也没有让人抬不头来的贵气和威严。但哪怕是匆匆扫过,也一定会注意她,

  那些经历了她这一路以来的伟业,亲眼见证了世界的改变的人们也并不会因此而轻视半分。

  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就不再是那个初来乍、需要靠天之羽衣来证明身份的冒牌姬君了。她就是她,是靠自己的力量切实改变了这个世界,令最强忍者甘愿低头侍奉的存在。

  那曾经闻名世的天之羽衣,早已不再是她的‘证明’,而是变成了她的陪衬。

  而在另一个世界里。

  黑发青年猛然睁开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