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八百九十六章 合卺而酳

第八百九十六章 合卺而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山的路渐渐地有些颠簸起来,但身处在这片青翠的竹林间,窜入鼻息的是竹叶特有的清香气,似是能把人心头的烦恼全都带走一般。

    段恒毅抬起了一直捂在脸上的手掌,经过温热眼泪的淬炼,似是双目都较之前更加的明亮了许多。

    然而,这些竹叶特有的清香气能带走心头的烦恼,却带不走那些压在心上的沉重。

    段恒毅缓缓地轻叹了一声,这叹息声便似是落尽了心里。

    到底是他亏欠婉儿良多,且在这一段感情中,婉儿所付出的远比他以为的要更多。

    他的所想所算,都是出于种种缘由,而婉儿的所想,却只是因为他,也只是因为他。

    婉儿的爱来的很纯粹,却也很执着。

    相比之下,他的爱中便多了许多的……许多的计较,他也在计较着得与失。

    这一刻,他想,他是有些配不上婉儿的。

    且他也辜负了婉儿这一份纯粹且执着的爱恋。

    年少轻轻一瞥,便已是深入骨髓,直至午夜梦回,仍旧不能忘怀。

    他的婉儿……他究竟要怎样做才能算是不辜负?

    只怕是唯有倾尽一生的爱恋,从一而终至死方休!

    手悄悄地捂在心口的位置上,贴着里衣的位置上缝着婉儿亲手为他绣制、却埋葬进衣冠冢里的那枚荷包。

    而荷包中装有的却是原本属于婉儿的那块凤形玉?,他与她,本就该像那一龙一凤两块玉?一样,凑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圆形。

    若是缺少了其中一块,便始终是带有缺憾的。

    他相信,终有一日,他会如愿地看着婉儿穿着大红的嫁衣被他迎娶出府。那些他曾亲手酿制的女儿红也终有一日被当作合卺酒被端到他和婉儿的面前。

    而那些他曾臆想过无数遍的场景,也终有一日会一一实现……

    “以一瓠分为二瓢谓之卺,?僦?敫靖髦匆黄?葬S,故云合卺而?。”

    合卺、合卺,合卺而?共牢而食……何其美好又情深!

    轻轻地闭起眼睛,深深地嗅了一口这满带着竹叶清香气的空气,段恒毅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不管眼下境况如何,心中总会有美好的期盼在等着他。

    且不管前路有多艰难,他也始终知道,他的婉儿会一如既往地等在那里。

    等着他跨越这道隔在他们中间生与死的距离,活着便可与她相见、与她相拥、与她相守,一生。

    嘴角上带着一抹上来不及收回的甜蜜笑意,段恒毅便忽而转身对着辇内闭目养神的轩帝轻声询问了起来。

    “陛下,清临记得前面不远处便有一道溪涧,可否做小憩的地点?”

    “就依小顾卿家,今日一行既然你都已经安排妥善,你便依照拟定的路线出行即可,大可不必事事来请示朕。”

    轩帝轻叹了口气,似是已经提不起兴致来,甚至是有些无精打采的模样,但话语中又似是透着些许的不耐烦一样。

    “有陛下您的金口玉言,那今日事事便都依清临之意了!”

    段恒毅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得意,似是没听出轩帝的那些弦外之音一般。

    “……你……咳……你小子啊,还真是会打蛇随棍上,竟然胆大包天地想做起朕的主来!”

    似是没料到段恒毅会这般“大言不惭”一般,轩帝本有些恼怒地想要叱责,但旋即又飞快地变了脸色,变得有些无奈起来。

    “臣就算有了熊心豹子胆,那也是陛下您给的,您既然已经都金口玉言地给臣许了诺,臣又有何畏!”

    段恒毅得意地一笑,就着上坡这会行驶缓慢,直接半蹲起来飞快地跳到了地上。

    轩帝说话总是带着弦外之音,他如今说话也不过是效仿一二罢了,且也是想给轩帝吃一颗定心丸,想要借此告诉轩帝。

    日后无论他做了什么,不过都是奉了他轩帝之命,且他这一只翱翔在天际的纸鸢,即使飞的再高再远,那一根牵连的线却始终都牵扯在他轩帝的手中。

    是以,他知道,多谋且心思深沉的轩帝定然能解他话中之意。

    “你呀,总是有这么多的强词歪理,今日朕便依了你又如何?不过朕可以丑话说在前,若是不能让朕满意,朕可以会冷下脸来训斥你的。”

    轩帝口中不甚在意地哼笑了两声,便抬手叫停了缓缓行驶的龙辇。

    正站在一边伸展着胳膊腿儿的段恒毅见到马车缓停,便知轩帝有意下来走走,于是便快步走了过去。

    “臣虽不才,却从不妄言。言必行,行必果。”

    略微颔首地站在龙辇旁,段恒毅颇有些郑重地一颔首揖礼。

    眼见着轩帝要步下龙辇,早有伶俐的宫人上前撩开帏裳,又置下木凳。

    一脚迈出龙辇的轩帝神色颇有些凝重,且带着审时的目光落在段恒毅身上,须臾后,轩帝才笑呵呵地道一句:“既如此,甚好!”

    说罢,轩帝挥开迎上来的王总管,随后把手搭在了段恒毅的肩上,缓缓地步下了马车。

    这时,那些先前缀在龙辇后的羽林卫们已经四散开来,身影也都纷纷隐没在苍翠的竹林间。

    不经意的瞥见一道身影正朝着林间的那条岔路走过时,段恒毅心跳加快了不少。

    他知道这些羽林卫不仅仅是去远处守卫,更是去打探前路。

    那么只要那名羽林卫将所见禀报给轩帝,他今日的目的之一便算是达到了。

    只是,他不知道在轩帝听闻这样的消息后,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望着满眼的苍翠,微风拂动时竹叶飒飒的声响,开在路边杂草中不知名的小花,那几只听见声响匆匆逃逸的斑斓山鸡,轩帝忍不住心生感叹。

    “恍觉朕似是已经许久未曾踏出那座宫殿了,竟觉着宫外的每一处事物似乎都透着新鲜,倒不如小顾卿家来去自如颇为洒脱。”

    听罢这话,走在轩帝身侧略后一步的段恒毅敛了敛有些不平静的心神,口中轻笑了一声。

    “为国操劳、为民忧心,陛下您近乎把全部的精力都献给了家国,自是没有闲情逸致再去欣赏这些景致。况且……臣,臣现在也不是游手好闲的少爷了,这看花看景的心思也是淡了不少。”

    “今日能忙里偷闲,到底是托了陛下您的福气,看来陛下的天子之福臣怕是要一直被福泽了!”

    。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