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嫡锁君心 > 第1032章 中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姑姑点头,朝着燕无患指着的方向去,嘴里还不断说着小祖宗们怎跑的那么快之类的。

    不远处,方才那一幕都落入红袖眼里。

    红袖迈着盈盈小步靠近燕无患:“皇上膝下的皇子共七个,公主共二十三个,燕帝看上哪个了?”

    燕无患转头看着见红袖有些惊讶,红袖不是一直陪在楚皇帝身边么,只要有红袖在的地方那必定有楚皇帝的身影。

    见燕无患左右看着好像在搜寻什么人一样,红袖轻笑:“皇上有事在御书房,这里就本宫一人,燕帝不必再看了。”

    红袖好似知道燕无患在看什么,燕无患收回视线落在红袖身上。

    “方才三位公主里,燕帝可有中意的?”

    “若是有燕帝大可说出来,皇上喜好和平不喜打打杀杀地,若是能和亲那是最好不过,对燕国好对楚国也好。”

    红袖提醒,燕无患轻笑。

    有了上次的事他怎还敢跟楚皇帝提出想娶楚国的公主,就算他提出来有红袖在一旁说好话楚皇帝都未必会答应,而且楚国,他势在必得。

    等他回去就加强练兵,楚皇帝比他老也没几年好日子可以享受,他有的是耐心跟毅力,等到楚皇帝老死病死新帝登基时就是他出手的好时机。

    新帝登基朝廷肯定一团乱,那时乘虚而入就是最好的时候。

    “哈哈星妃说笑,公主都是皇上的掌上明珠,皇上怎可能会再次把自己女儿许配给一个背信弃义不遵守承诺之人。”

    燕无患哈哈笑着拒绝,红袖不再多说什么。

    “方才本宫在御书房那边过来,听闻高丞相比预计还要早一天才京城,明日高丞相就能到京城内,本宫先恭喜燕帝能重新回燕国。”

    “高渊提早一天来?这事朕怎没听过。”

    燕无患挑眉,照着他估算高渊应该是后天到,然红袖都知道是明天他却一点都不知。

    “可能等会就有人跟燕帝禀告,燕帝莫要着急,本宫也是从御书房那边听到的消息,反正不管是明日还是后天,都会放燕帝回去,燕帝又何必介意是明天还是后天呢。”

    “哎呀,燕帝你的领子歪了。”

    红袖哎呀一声,走进燕无患,燕无患反射条件后退一步,红袖悬在半空的手没放下反嫣然一笑。

    “燕帝对本宫这般警惕作何,本宫只是一介柔弱女子就算靠近燕帝也做不了什么,何况燕帝武功高强,就算本宫想做什么也不敢当着你的面呀。”

    “本宫还以为跟燕帝算熟,没想到燕帝这么提防本宫。”

    红袖放下手,燕无患警惕看着红袖。

    他可不认为红袖只是个普通女子,若真是普通女子怎可能一入宫就独占楚皇帝盛宠又日日让楚皇帝往她的星月殿去不给其他妃子一点机会。

    明明长得不如后宫其他妃子出色却能独占恩宠,这样的女子怎可能柔弱。

    他甚至觉得红袖比萧长歌更危险。

    萧长歌若是不喜会表现在脸上也不会跟人多亲近,但红袖的喜怒哀乐没写在脸上,纵是对着讨厌的人也能笑嘻嘻的,这样的人猜不透心思才是最需要提防的。

    燕无患低头看着歪了的衣领,自己整理了下。

    “星妃身为后宫妃子,

    朕是燕国皇帝,若让星妃替朕整理衣领若是让人看了传到楚皇帝耳边对你我都不好。”

    燕无患客气道,红袖轻笑,脸上不起波澜,一点都不怕楚皇帝知道此事。

    一笑,眼角的泪痣也跟着上扬,看起来诡异的很。

    “燕帝说的也对,是本宫太没规矩。”

    “本宫还要去一趟静妃那边就不在这陪燕帝聊天了,等哪日有空再陪燕帝聊聊。”

    “星妃慢走。”

    望着红袖的背影燕无患冷笑一声。

    扫向这里的人,这里这么多人红袖都不怕被她们看到,怎会有这么大胆的女子。

    燕无患拿出方才楚咏雨塞给他的手帕,手帕上还有淡淡的香味,上面绣着一直翩翩起舞的蝴蝶还有一枝红梅,还有一只蝴蝶停在红梅边上。

    燕无患手一松,手帕缓缓掉落地上,转身离开。

    楚咏雨什么心思他清楚,但这时他才不会跟楚国和亲。

    跟楚国和亲就代表楚刘燕是一家,刘紫旬跟他只有开战不可能友好共处。

    至于楚咏雨,他看不上,这种低俗的手段他从小就看得够多了。

    三位公主看着刘姑姑叫喊着却找不到她们人儿只觉好笑。

    “咏雨妹妹,方才我可看到你把手帕塞给燕帝,你给姐姐说说你是不是…对燕帝有意思呀。”

    楚咏宝轻推身边的紫衣女子,楚咏雨低头一脸害羞,脸色微红。

    “姐姐你快别说了。”

    楚咏雨娇羞道,一个女子先表达爱意本就需要鼓起勇气,这会儿楚咏宝还拿出来说她脸上遭不住。

    “没想到雨姐姐平时看起来胆子小这时候胆子倒挺大的,不过燕帝真好看,若是能嫁给他也是福气。”

    楚咏琪玩弄自己发尾一脸高兴道,脑海里不知道在瞎想什么。

    “燕帝是第一次见我,不可能对我有意思,这两日他就要回燕国,我就算心慕他也没机会。”

    楚咏雨低头玩弄手指,一脸沮丧。

    若能早点认识燕无患她还有些机会,但到现在才跟他打过照面说过两句话是不可能成的。

    “有的人一见钟情,雨姐姐长得好看,燕帝一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公主公主,老奴可算找到你们了。”

    刘姑姑提着裙子迈着大步到三人跟前来,气喘吁吁地没歇过。

    “姑姑,你就让我们休息一会吧,你天天教我们礼仪,你不累我们也累呀。”

    “学习要有个度不是一味扎根学习的。”

    楚咏琪噘嘴试图跟刘姑姑讲道理,但刘姑姑一点都不听。

    “公主啊,若是再这样拖下去时间就不够了,老奴是奉命负责三位公主礼仪的,还望三位公主不要让老奴难做。”

    刘姑姑求着,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地只觉无趣。

    难得出来玩,没玩一会就被人叫回去。

    “行行行,回去回去,若是不回去刘姑姑又要跟母妃打小报告了。”

    楚咏琪一连说了好几个行,往前面走。

    其他两人见状也跟着往院内去。

    严家

    严立掀开盖在箱子上的布,手摸着箱子边缘。

    手一动,咔

    擦一声箱子被打开。

    严立望着里面躺着的东西不由得双眼发光。

    “老爷,太子来了。”

    屋外,一丫鬟喊道,严立连忙盖上箱子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太子人在哪?”

    严立出门顺势锁上门收起钥匙。

    “太子正在书房内候着。”

    “行了下去吧。”

    严立手一挥,往书房方向去。

    楚言许少来找他,这次来找他肯定有重要的事。

    书房内,严立一踏入就感觉气氛很不对劲儿。

    “太子。”

    严立拱手行礼,楚言背对严立,突然转过身看着他,神情恹恹。

    “太子是遇上什么事了?”

    严立一眼就看出楚言有事,若不然也不会是这样的臭脸。

    “昨夜为了试探楚钰会不会武功本太子派人追杀,半路冒出个王昊把事搅和,结果你猜怎么着?”

    楚言卖弄关子问,严立低头:“下官不知还望太子明说。”

    “本太子派出的人全剩一具尸体,死法一致。”

    楚言脸色难看,一想到这事儿他就气,心里一团火。

    不是楚钰做的那会是谁在背后帮他。

    “这…”

    “严大人你如何看?昨儿探子汇报说楚钰确确实实回府内没再出来过。”

    “下官认为有人在背后帮四王爷。”

    “本太子也是这样想的,而且本太子已有人选,严大人可还记得镜堂?”

    楚言转身,冷目看着严立。

    严立双眼转动,回想起几年前的事儿。

    当时镜堂的事闹的满城风雨人心惶惶,他怎可能会忘记。

    那时候还让萧永德出马虽重伤几个镜堂的人但一直没抓到镜堂的首领,可在那次之后镜堂就跟人间蒸发一样谁也找不到。

    “本太子怀疑楚钰是买通镜堂的人,本太子也想寻镜堂的人替本太子办事,严大人手上的人脉多应该能替本太子联络上镜堂,这事就交给严大人了。”

    “镜堂神秘下官也没把握但下官尽力,若是找到一定第一时间派人通知太子。”

    “恩,本太子不适合出面,就算找到还要麻烦严大人出面去交涉,只要能替本王杀了萧长歌或楚钰不管多少银子本太子都出。”

    楚言势在必得道,镜堂出手那等同于那就是个死人。

    谁出的价高就帮谁。

    若楚钰真跟镜堂的人合作,只要他出的价格够高镜堂也会替他卖命。

    这世界上最好操控的就是爱财的人。

    只是他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镜堂竟重出江湖。

    这个威胁楚国的神秘组织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操控。

    若有机会他一定要亲自见见。

    若是个人才他一定要招揽到自己手下,为他所用。

    “是。”

    严立轻应。

    “下官也正想找太子,前日皇上召下官去宫内…”

    严立将事情原原本本道给楚言听,反正他跟楚言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楚言知道也没关系。

    “竟有这样的事,父皇竟与高渊联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